首页  |  财经资讯 >>> 全球视野 | 美国经济 | 美国民意 | 美国热点 | 数字观察 | 百家争鸣 | 年终报导 | 论点杂谈 | 科学前线 | 个人理财 | 媒体观察
阴阳学说与神经科学“手拉手”?--专访华裔科学家鲁白博士
 
·美国主管偏“绿”,无知恐妨…
·普利策奖得主照裁不误
·经济差旅游少,美逾2千家旅馆要…
·GE驶进汽车电池市场
·美国股市跌倒底,下半年经济或…
·四万亿大干快上令人担忧
日期:2006-08-30   作者:匿名   2006年第32期    点击数:9555
2005年,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的首席科学家(Senior Investigator)、神经突触发育研究室主任(Chief of the section on neural development and plasticity)鲁白博士(Dr. Bai Lu)在《自然·神经科学综述》(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上发表文章,阐述神经营养因子(neurotrophin)在脑中发挥作用时一些既互相对立又彼此联系的机制和功能,他将之称为“神经营养因子作用中的阴阳现象”(“The Yin and Yang of Neurotrophin Action”),引起了众多科研人员和读者的广泛兴趣。兼具东方文化背景和西方科研经历的鲁白博士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专访时坦言,他独特的文化背景对他的科学研究有着极为深厚的影响。

“‘阴阳’学说只是东方哲学的一部分。中国传统文化比较强调‘整体联系’,观察客观世界时往往从‘总体’角度来看,注重各个系统之间的联系,是一种‘横向’的思路;而西方的文化思想往往倾向于集中研究某一假说(hypothesis),研究一种特定事件发生的原因和可能机制,是一种‘纵向’的思路。”鲁白博士表示,他以前的研究工作偏重于西方式的思路,而今后则会引入更多东方式的思路。

东、西方文化土壤与科学研究

按鲁白的解释,西方科学的实证精神和古希腊“崇尚智慧、探寻真理”的文化精神是分不开的。在这种精神的影响下,早期科学家做科学研究是出于对自然界的好奇心(curiosity)。换言之,他们做研究,纯粹是因为:“我只是想知道”(I just want to know)。例如,在牛顿时代,英国皇家科学院的科学家们是不需要申请科研经费的,也不必表明自己的科研如何“服务于人类”。单单凭借好奇心,牛顿就会执着地思索“苹果为什么往地上掉而不是往天上飞”,最终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

“东方的文化精神则与之不同。”鲁白说,“东方人推崇‘天生我材必有用’、‘学而优则仕’、‘留取丹心照汗青’等功名思想,能工巧匠出于‘好奇心’的研究发明往往得不到重视。东方人更希望看到,发明创造如何对实际生活更有用。”

也许,正是这样不同的文化土壤导致了东西方科学研究的方法和侧重点有所不同。

“出于对功效性的重视,东方的科研往往遵从‘整体联系式’思路。”鲁白说,“这样的思路侧重于功能的表达,但对于‘为什么’式的问题,也就是具体机制的探讨,则相对要弱一些。”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的针灸术。古老的针灸术在中国流行已久,它解除了许多病痛,最著名的例子就是针灸镇痛。然而,中国人虽然把这一技术用了几千年,针灸镇痛的原理却始终是一个谜。直到近几十年,中国科学家接受西方式科研思想的教育后,才开始对其机制进行研究了解。

相比之下,鲁白认为西方的科研是一个直线式的纵向思路,科学家更倾向于解决“为什么”,也就是具体机制的问题。在研究过程中,科学家往往选择一个主要研究对象,固定其他试验条件,只追踪这一对象在实验系统内所引起的变化,从而了解与之相关的具体机制(underlying mechanism)。

现代科技研究中的东方风潮

鲁白博士领导的实验小组以对神经营养因子的研究而著称。神经营养因子是一类在神经系统表达并发挥重要作用的蛋白质家族,许多神经细胞是通过分泌和接收神经营养因子来完成其功能的。在过去的二十年中,鲁白实验室基本遵循西方式的科研思路,每次实验“锚定”某一具体的神经营养因子作为研究对象,追踪了解它在神经细胞内发挥作用的具体机制及功能。

但有趣的是,鲁白最近的研究工作表明,一些神经营养因子的“前身”(pro-neurotrophin)在神经系统中也有自己特有的功能,而这些“前身”的功能和神经营养因子似乎是互相对立又互相联系的,由此引出了他对这一独特“阴阳”现象的东方式思考。

“事实上,很多科学家的研究都受到东方文化的影响。例如,哈佛医学院的教授施扬博士(Dr. Yang Shi)发现细胞内存在一种因子,兼具两种似乎相反的功能,他干脆将之命名为‘阴阳因子’(Yin Yang factor, 或YY factor),”鲁白说。

鲁白进一步介绍说,他们实验室今后的研究方向会引入更多的“东方化”思路,侧重整体研究。对于研究大脑认知等神经系统的“精密功能”(executive function),需要着重考虑各个脑区之间的联系。比如说,前脑(prefrontal cortex)通常被认为是整合脑内信号、产生相应反应的场所,它和脑内其他结构如海马(hippocampus)、丘脑(thalamus)的联系与信号整合如何影响它的功能?对于这个问题的研究,东方式的思路最有用,其他思路相对就显得“皮毛”一些。

鲁白充满信心地预言道:“经过了几十年的细节性的具体机制研究,现代科研最近的倾向是把事情放到‘系统’的角度来看待。东方式的‘整体联系型’思路和西方式的机制研究相结合,在科研领域将具有光明的发展前景。”



胡一昕,《华盛顿观察》2006年第32期,8/30/2006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胡奥会,高瞻远瞩30年还是公关“…
·星巴克换商标 消费者不喜欢
·不再买“空中楼阁”,美“天…
·美国申请失业补助人数上升
·美国所有职业,软件工程师最火…
·美大学25同性恋校长主动“出…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