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资讯 >>> 全球视野 | 美国经济 | 美国民意 | 美国热点 | 数字观察 | 百家争鸣 | 年终报导 | 论点杂谈 | 科学前线 | 个人理财 | 媒体观察
小心低调,力拓案的中国启示录
澳大利亚铁矿石企业力拓公司(Rio Tinto)的四名员工7月5日被上海警方拘留。5天之后,中国国家安全局披露,包括胡士泰(Stern Hu)在内的四名力拓员工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导致中国钢铁企业在进口铁矿石价格上多付出人民币7,000亿元。消息不仅震撼...
 
·美国主管偏“绿”,无知恐妨…
·普利策奖得主照裁不误
·经济差旅游少,美逾2千家旅馆要…
·GE驶进汽车电池市场
·美国股市跌倒底,下半年经济或…
·四万亿大干快上令人担忧
日期:2009-08-19   作者:李焰   2009年第31期    点击数:24310
澳大利亚铁矿石企业力拓公司(Rio Tinto)的四名员工7月5日被上海警方拘留。5天之后,中国国家安全局披露,包括胡士泰(Stern Hu)在内的四名力拓员工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导致中国钢铁企业在进口铁矿石价格上多付出人民币7,000亿元。消息不仅震撼了中国业界,也掀起了外海冲击波。澳大利亚外长亲自表达了对力拓被捕员工的关心,中澳关系受到影响。而美国专家则认为,这或许标志着,中国在国际商贸领域走到了一个转型期。

“中国政府一下子为力拓案定了盗窃‘国家机密’的高调,引起外界的广泛反应,影响力颇大,对中澳关系有负面效应。”美国东西方中心研究部资深研究员、经济学博士张中祥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他认为,中方与跨国公司在此案中都有需要反思的地方,但长期而言,此案不会影响外国公司在华投资。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则认为,“中国在寻找它的世界角色的过程中,正处于一个巨大的转型期。中国人以往总是从历史中寻找对自己好的东西,现在仍然在这样做。但是,这是第一次,中国人在考虑问题时,不仅仅将自己作为国际规则的实行者,也将自己作为国际规则的制定者来看。”

力拓案是中铝收购失败而存心报复?

力拓间谍案之所以掀起渲染大波,首先是它涉及的商品十分特殊。力拓公司卖给中国的产品――铁矿石,是地道的国家战略资源。

中国基础建设的快速发展使其对铁矿石的需求量巨大。然而,国际市场上铁矿石垄断情况严重。张中祥解释说,铁矿石主要产地澳大利亚和巴西的铁矿石储量超过全球储量的60%,卖方的资源集中度甚至超过石油。这就让中方在谈判中处于比较不利的地位。由于种种原因,中国与矿业公司力拓持续几年的谈判总是以中国铁矿石价格涨价为结果,六年来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累计涨幅高达400%。“中国保密在线”的报告称,力拓6年来“拉拢收买、刺探情报、各个击破、巧取豪夺”,迫使中国钢企在进口铁矿石价格上多付出人民币7,000多亿元(约合1,020亿美元)的沉重代价。

“此次力拓间谍案高调曝光,严格意义上讲,不能说是一宗纯粹的商业案件。因为它毕竟涉及国家的战略资源,而铁矿石协议往往又都是长期协议,的确涉及国家利益,”张中祥如是说。

之前,中国铝业公司曾试图收购力拓资产,但因种种阻力而告吹。澳大利亚参议员巴纳比·乔伊斯(Barnaby Joyce)由此对媒体说,力拓案是中国政府对中铝与力拓合作案失败的赤裸裸的报复。

然而,张中祥并不认为这起“间谍案”是中方对之前中铝收购力拓资产失败的报复行为。他说,关键的问题在于,中方将这起案件定性为盗取“国家机密“,引起了外界巨大的反响,各种猜测也就随之而来。

“中方在为这个案件定性时,‘国家机密’与‘商业机密’的界线是模糊的,但是一下子调子定得太高,就可能引起外部舆论的反弹,让中方变得被动,”张中祥说,中国钢铁价格在几年内暴涨的事实也有中国体制的原因。

中国需小心经济民族主义

美国宾州州立大学法学教授拉里·贝克尔 (Larry Backer)向《华盛顿观察》周刊分析说,力拓案的确发生在中澳关系困难与中铝收购力拓失败的双重背景下。

“在中国发展和谐社会和可续发展观的时候,中国也不得不面对腐败的问题。反腐运动覆盖了整个社会、政治和经济领域。在这样的语境下,人们对涉及经济犯罪的腐败反应强烈,(经济)民族主义应运而生就可以理解了。而起诉外国人则转移了中国国内反腐的注意力,因为安全部门选择了一家与中国国企进行大量商业运作的公司进行调查,”贝克尔说。

另一方面,贝克尔认为,通过中铝收购力拓资产一事,中国的投资者,像来自其它国家的投资者一样,对于澳大利亚政府对外来投资的审核体系感到很失望。

“虽然从澳大利亚的角度讲,所有的规定都是为了保护澳大利亚的资源和经济发展,防治其被外国利益集团窃取。但中国却允许澳大利亚政府对华进行投资,特别是在中国国企中,以外资优惠条件运作。这样,我们或许能理解,为何中铝收购力拓失败让中国人很失望,”贝克尔这样解释说。

解释中方在铁矿石谈判中中方受挫不得不提到国内体制的问题。中国的钢厂很多,但只有100多家机构有外贸权,能直接从外国进口铁矿石,这就造成了一些机构坐收渔利,高价专卖的现象。力拓只是冰山一角,中国铁矿石市场的产业定价、产业规格等改革问题才是此案中更深刻的教训。

收购外国企业宜放长线

在张中祥看来,力拓案中一个值得中方反思的问题是,中国企业在进行国际商业运作,尤其是涉及战略资源的交易时,应该更注意从市场路线,考虑市场变动和长期协作。有时,一心购买外国企业可能会显得高调了,不如以增加持股的方式逐渐进行战略投资。

当然,力拓案并不是中方一边的责任。跨国公司在华进行商业运作时,难免有破坏规矩、损害当地国利益的问题。

因此,张中祥认为,从跨国公司的角度看,人们往往认为欧美大公司有更先进的体制,它们的处事方式都是正当而合法的。其实,很多跨国公司虽然在本国有严格的技术和行为规范,但是到了发展中国家,往往为了做成生意而入乡随俗,行贿受贿屡有所闻。

当初日本公司投资墨西哥时,有超过50%的日本企业不按日本国内的标准做事,它们的理由是:如果在墨西哥独善其身,就无法卖出产品。而美国著名军火企业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日本运作时,也曾有行贿丑闻曝出。

中国误判外交影响?

力拓间谍案曝光之后,几名被捕的力拓员工均否认了中国安全部门对他们的指控。美国和澳大利亚政府由此都表示,中国的做法会引起商业与外交的双重反响。

张中祥认为,力拓案对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关系有负面影响。或许,中国在处理这一事件时,并没有想到澳大利亚有一位会说中文的总理――陆克文,反而对中国不会那么友好。

“对于多党制的澳大利亚而言,一位代表联邦政府的官员往往更要顾及自己的本国利益和反对党的情绪。或许本来是优势的中国背景反而成了陆克文在澳大利亚政坛的劣势。在处理对华关系时,他反而为避嫌疑,要采取强势态度了,”张中祥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除了陆克文的为难之外,澳大利亚民众对中国的情结也是复杂的。

“当中国民众在关乎国家利益的问题上力挺政府时,澳大利亚民众也会采取相同的立场站在自己企业一方。矿业企业集中的西澳大利亚在经济危机前,GDP增长比中国还要快,可想而知,其战略意义对整个国家是多么重要,”张中祥说。

此外,处于太平洋中的澳大利亚一向在战略上颇为“骑墙”,多年来一直犹豫自己的发展方向――跟随欧美,还是走向亚洲。在中澳贸易中,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国,而澳大利亚只是中国第九大贸易伙伴。一方面,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需要中国,另一方面又觉得受到中国的制约。在如此矛盾的情绪中,中国的处事方式就让澳大利亚格外敏感。

力拓案被定“商业间谍案”,中或有更大回旋余地

张中祥说,中国在处理力拓案时切勿将自己置于被动的地位,被舆论定型了。或许,从“商业机密”为这个案件定位能为中方留有更大的余地。在全球危机中,中国的经济状况相对欧美国家要好一些,外界更觉得中国要承担起其大国责任,在处理类似事件时应该更周到。

“十五年前,中国有一句俗话:我们是世界体系的针对对象。但随着中国逐步进入世界贸易体系,她对于自己的认识已经从局外人转变为局内人,并在整个世界体系的成败中占有自己的分量,”美国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中国法律与政策专家费能文(James V. Feinerman)这样评论说。
在融入国际贸易圈的整个进程中,中国一直表现得比较尊重国际规则和商业惯例。然而,随着国际商业迅速扩张,保护国内企业竞争利益的寻求日渐突出。中国正在寻求某种角色的转换。正像李侃如所言,中国领导人正在学习如何处理这类事件。
“站在中国门外,我们可以假设中国在处理力拓案中加入了某种国内政治利益。其实,其它国家也曾将国内利益掺杂如自由贸易的游戏中。美国也不例外。问题在于,中国选择这么做,至少在外国人眼里,似乎比其它国家最得更积极,因此喧嚣才这么大,”贝克尔这样评论说。

张中祥认为,力拓案本身是单一事件,并不涉及太多的中国国内利益。“但我想,是中国经济实力的上升让人们对其预期不同了”。他认为,2010年中国就有可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力强了,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有就开始有自己的主张。比如,中国提出平衡美国作为全球货币的地位问题。有了自己的主张,就要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和义务。在处理国际商业事件时就要更注意国际影响。

贝克尔建议说,作为一个法治国家,中国为外国人参与中国的经济、商业生活提供一些监督是可以理解的,也能保证相应的办事人员遵守这些规定。中国的难题在于,太容易让外国投资者以力拓案为例,形成某些误解。中国官员正在试图寻找有用的方式安抚外国人。最好的方法是发展出一些法规,建立某种理解,让在华做生意的外国人明白,什么样的政治、经济行为可能会触及被起诉的敏感地带,什么样的行为不会。

李焰,《华盛顿观察》2009年第31期,8/19/2009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胡奥会,高瞻远瞩30年还是公关“…
·星巴克换商标 消费者不喜欢
·不再买“空中楼阁”,美“天…
·美国申请失业补助人数上升
·美国所有职业,软件工程师最火…
·美大学25同性恋校长主动“出…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