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资讯 >>> 全球视野 | 美国经济 | 美国民意 | 美国热点 | 数字观察 | 百家争鸣 | 年终报导 | 论点杂谈 | 科学前线 | 个人理财 | 媒体观察
美国H1N1流感凶猛,流感疫苗无人喝彩
2003年SARS带给人们的伤痛还未痊愈,又一次全球性的疾病灾害悍然袭来。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有大约5000人死于今年新出现的甲型H1N1流感。
 
·美国主管偏“绿”,无知恐妨…
·普利策奖得主照裁不误
·经济差旅游少,美逾2千家旅馆要…
·GE驶进汽车电池市场
·美国股市跌倒底,下半年经济或…
·四万亿大干快上令人担忧
日期:2009-11-12   作者:宫学敏   2009年第42期    点击数:15515
2003年SARS带给人们的伤痛还未痊愈,又一次全球性的疾病灾害悍然袭来。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有大约5000人死于今年新出现的甲型H1N1流感。

美国是这次流感的重灾区。目前美国境内的甲型流感已经蔓延至50个州的46个州,造成1000多人死亡,两万多人住院,估计感染人数已有数百万,且儿童染病比例相当高。根据美国有关方面统计,该国因甲型H1N1流感而丧生的1000病人中,有大约四分之一是儿童或者25岁以下青年人。预计目前美国五分之一的儿童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甲型H1N1感流症状。

尽管如此,民意调查显示,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父母不愿让自己的孩子接种新流感疫苗,理由是疫苗可能产生副作用。

美国政府大力推广疫苗

与甲型H1N1流感疫情扩散的速度相比,流感疫苗的研制和生产则晚于预期。在流感爆发的一个月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于5月22日公布,美国甲型H1N1流感确诊和疑似病例数量达到6552例,其中包括9例死亡病例。疾控中心表示,这一数据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美国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已经超过10万例。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宣布拨款10亿美元,用于采购疫苗成分、资助疫苗生产企业开展甲型H1N1流感疫苗研发工作。

九月,美国政府订购由瑞士诺华公司(Novartis AG)、法国赛诺菲-巴斯德公司(Sanofi-Pasteur)、澳大利亚CSL公司、美国免疫制药公司和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总共1.95亿剂疫苗。这些疫苗被分配至美国全国大约9万个接种点,并在10月份正式展开全美大规模的疫苗接种活动。

现在,美国境内已经有数千人接受了新流感疫苗注射,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就是注射部位的疼痛感和轻微的流感症状。美国政府计划再拨款70亿美元用于进一步的疫苗采购和其他防治工作,预计美国政府最终可能会采购2亿到3亿剂此类疫苗。

美国公民对接种犹豫不决

疫苗的出世并没有像美国卫生部门预想的那样,拯救美国群众对病魔的恐惧。大多数美国人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

诚然,现在各大医院和疫苗接种处都挤满了等着给孩子打疫苗的家长们。但从数量上来看,坐在家里考虑要不要接种的人远远比这要多。

那些迟迟不肯走进医院和接种站的美国人,他们心中的困惑是:接种疫苗真的是最健康的选择吗?不管公共卫生权威怎么说,都无法消除人们的疑问。

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上个月做了一项全国调查,仅有49%的调查对象认为H1N1疫苗是安全的。在洛杉矶时报的调查,数字比例更加明朗。

美国国家疫苗信息中心(National Vaccine Information Center)的合伙人芭芭拉·费雪(Barbara Loe Fisher)对疫苗持一种批评态度,她认为以人们目前对于H1N1疫苗的了解,还不足以做出明智的决定。“这次疫情的根本性质是什么?对于不同体质的人来说,接种疫苗都有哪些风险?我不认为已经得到了所有的答案。”

她说:“我认为人们的疑问是合理的,他们需要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应该接种疫苗,还是有些人得适合得上流感,从而获得抗体,能够在未来进行自我保护。”

费城儿童医院感染病科主任保罗·奥夫特博士(Dr. Paul Offit)是疫苗推广的支持者。“我们知道的已经够多了,在过去60年里,我们一直在研制与此非常相似的疫苗。我们确信这个疫苗会在体内制造足够的免疫反应,这种免疫反应能够保护孩子的生命。看看你已经知道的流感和疫苗的每一件事实,有什么理由选择不接种呢?”

有人问,“即使我的孩子接种了疫苗,如果别的孩子没有,那对我的孩子有没有威胁呢?”

奥夫特博士从医学上解释了接种的必要性,他提到传染病研究中的一个重要发现,“在一个大多数人免疫性相对较低的社区中,那些完全免疫、高度免疫的人染病的机率,比起生活在大多数人都有很高免疫性的社区中却毫无免疫能力的人感染的机率高得多,没有免疫能力的人能够从其他人身上得到保护。”这被称作“群体免疫”,在大多数人口都免疫的国家里,传染病是无法传播的。

奥夫特博士说,要形成对H1N1的群体免疫,需要整个人口的90%以上接种疫苗。“更何况,如果你选择不接种H1N1疫苗,这就意味着你选择了把你的孩子暴露在病毒之中,而这种病毒已经把数万人送进医院,并且杀死了100多名儿童,”他说,“我们有很多理由相信这种疫苗是安全和有效的。选择不接种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历史上的疫苗之辩

早在大约300年前,即18世纪20年代,美国人就曾经因为天花疫苗接种引发争论。这是接种疫苗的最早形式:从天花患处取出活的天花病毒,再擦进人们胳膊或腿上的皮肤。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开始不信任这种方法,但在4岁的儿子染天花而死后,他改变了主意,并在他的自传中写道“我非常悔恨,现在还后悔没有给他接种。”

到1796年,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证明,向人的皮肤擦进适量的牛痘可以保护这个人不得牛痘。在那之后,上百万的人排成长队,露出胳膊,都来种牛痘。这个发现以惊人的速度传遍全世界,要知道那时候没有网络,詹纳也成为全世界的英雄,而且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医学英雄之一。

说到医学英雄,乔纳斯·索尔克(Jonas Salk )1955年因为培育小儿麻痹疫苗而成为超级明星。当时,疫苗曾引起不适反应,甚至有人死亡。但是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种可以接受的风险,毕竟这给了人们希望和选择,而不是必须在轮椅上度过余生,或者更糟。

这些年公众对疫苗的信心受到一定损害,以1976年为例,当时猪瘟疫苗曾引发了一种神经麻痹疾病。所以当美国政府宣布H1N1免疫计划之时,没有人为此喝彩。

美国人为何否定科学?

“我想此时此刻这个星球上最具传染性的东西就是恐惧,”记者迈克尔· 斯佩克特(Michael Specter)说,“并且这也是最危险的。”在他的新书《否定主义》("Denialism")中,斯佩克特说,恐惧和不信任正在引导人们否定科学成果。

斯佩克特对否定主义的定义是,“有上千个案例来证明一件事实,你却说,‘我不在乎,因为我不会得流感’。至于有多少案例证明疫苗有用,而风险相对来说比较低,这都没有用。”
“我们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有风险的,”斯佩克特说,“但是人们不去想,不接种疫苗的风险是什么。他们只听到并且记住1000个人中有不适反应的那个人的故事。这就好像飞机失事。人们都听说过飞机失事,却没人知道每年航空公司的飞机平安飞行了1900万英里,没有一个人受伤。”

但是对于一些美国人来说,H1N1疫苗不是一个必须的风险,至少现在不是。“人们认为此次流感还算不上大规模流行的致命疾病,”费雪说,“因此都在祈祷它能一直保持在一定程度范围内。不管怎么说,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迹象表明它会越来越糟糕。”

宫学敏,《华盛顿观察》2009年第42期,11/12/2009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胡奥会,高瞻远瞩30年还是公关“…
·星巴克换商标 消费者不喜欢
·不再买“空中楼阁”,美“天…
·美国申请失业补助人数上升
·美国所有职业,软件工程师最火…
·美大学25同性恋校长主动“出…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