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视野 >>> 焦点交锋 | 军事地平线 | 美眼看中国 | 观察华盛顿 | 北美国际新闻 | 美国之见 | 台湾了望 | 海外看奥运 | 国会山眺望
理性主义占上风,台独发起去中国化的“最后圣战”
 
·世行制裁四中资欺诈竞投项目
·美对台军售政策现拐点?
·试射导弹,伊朗想做下一个朝鲜
·美国信贷危机扩散 中国难以幸免
·奥运会后西藏问题能跑多远?
·北海道峰会呼唤“G8扩大版”
日期:2007-02-14   作者:匿名   2007年第6期    点击数:14624
台湾过去数周来为了“要台独还是要正名?”的问题引发了一番唇枪舌战。执政的民进党官员纷纷跳出来强力推销“正名牌”,任何跟“中国”相关的文物和历史如洪水猛兽般的令人生厌,人人欲除之而后快。连一向鼓吹“极独”的台联人士忽然间也不再喊“独”了,“正名”一词似乎成了所有候选人的“神主牌”兼“护身符”,只要天天挂在嘴边就能明哲保身一般。在这波看似凶猛的“去中国化”浪潮下,除了隐含有执政党精细的政治计算、小党对边缘化的焦虑,还有在野党无力回天的感叹。在一连串的你争我夺中,台湾人民理性而务实的态度也不幸地被淹没在扰攘声中了。

美国戴维森学院(Davidson College)东亚政治学副教授任雪丽(Shelley Rigger)直言,执政党现在狂打“去蒋牌”,其实还是出于政治考虑,事实上同他们唾弃的老蒋政权的执政手段如出一辙,而这也是让台湾民众一眼看穿而不以为然的原因。“执政党现在要改写历史(re-write history),因为之前的历史是在以往政府的政治动机下写出来的,所以现在他们必须出手把它‘纠正’过来,但在台湾民众看来,民进党的做法也是出于政治考虑,因为陈水扁的合法性低落(low legitimacy),民进党的公众支持率相对低弥,这些‘去中国化’的做法只被看成是有象征意义而没有实质内容的议题炒作。”

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政治系副教授史天健则表示,从历史上看,选民结构总是呈“倒U”字形分布,中间选民应该是多数。然而如果这个理论是正确的话,每个政党都应当向中间靠拢,但是实际上却不见得如此。

“当陈水扁政府受到贪污腐败等问题缠身时,他的分析可能是,无论他如何努力往中间靠,可能都无法吸引中间选民的支持,所以他决定凸显出自己同对方的差异以制造出危机感,同时诱使在野党犯错,从而失去中间选民的好感。”史天健对《华盛顿观察》周刊分析道,“这是一种非传统的选举策略,目的在于激化矛盾,巩固自己的基本盘。”

中间路线是主流?

任雪丽才于月前发表了一份有关不同年龄层的台湾人对台湾主体意识和两岸关系看法的研究报告,引起华盛顿台海观察家激烈的讨论。美国主流观察家对两岸关系的预测是:随着台湾主体意识的不断增强,台独势力的强大是不可避免的,两岸关系的未来也将因而暗淡无光,甚至危机重重。然而在这份题为《上升中的台湾理性主义:四代人、政治和“台湾民族主义”》(Taiwan’s Rising Rationalism: Generations, Politics and “Taiwanese Nationalism”)的报告中,任雪丽正面挑战这种看衰台海关系未来的观点。任雪丽在经过对台湾人的多方调查访问后,归结出一个较为乐观的结论:拥有强烈的台湾主体意识,或是民族主义至上的台湾人,并不见得就是“台独”的支持者,也并不一定不支持两岸的经贸和政治关系出现更良好的发展。

一个更为重要的分析是,任雪丽进一步指出,不同年代的台湾人对于台湾认同和两岸关系的看法也有明显的不同:对于年长的一辈--按任雪丽的定义是在1930年代初到1950年代初之间出生的台湾人,他们不是深受日本殖民时代的影响,就是曾遭受国民党政府威权主义的压迫,因此对台湾的认同感深厚,不愿意同“祖国”大陆“藕断丝连”;比较年轻的第三代人(于1954~1968年出生)在成长和成年时段经历了台湾从集权转为民主的蜕变阶段,第四代人(1968年以后出生)在成年懂事之时,台湾的民主化转型已经大致完成,这后两代人虽然中国意识并不强烈,但对中国的观感较为中立,尤其当对岸在全球的经济和政治实力不断跃升的情况下,他们对两岸关系的看法较为实际,也不排除与中国大陆发展出更为紧密的政经关系,以从中获益。

任雪丽认为,台湾政坛现在还是由比较年长的那一辈台湾人主宰,因此他们对国民党执政、对中国联系的厌恶也反映在其政策上。但是,这些人物最终会逐渐消逝、淡出台湾政坛,而新生代总会有出头的时候。照这样的推断,长远来看,两岸关系应该会朝更为积极而稳定的方向发展。

“台湾内部对两岸是否应该发展更紧密的经贸关系的讨论,其实已经结束了。”任雪丽说,“目前台湾同对岸的贸易依存度实在太高了,台湾的经济可以说是高度依赖对岸。可以说,现在没有任何政治人物反对同大陆接触的政策,即便是陈水扁本人都没有这么说过。”

美国南卡罗来那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政治系教授谢复生则认为,台湾选民大概可以粗略的看成是“三分天下”:支持台独的约占4成,而支持统一和现状的约在6成上下,这个比例在过去多年来的调查中变动并不多。因此整体来看,泛蓝--尤其是国民党--的选民是要比泛绿多得多。

“台湾民众在相当程度上的确相信两岸的经贸往来是无法阻挡的。除了‘急独派’之外,台湾人在两岸关系上一个普遍的看法是,只要双方相安无事,不起冲突,向对岸的投资应该继续进行,只是不要过分就好。”谢复生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道,“(台湾人中老少政治观点差异)与其说是同台湾人的年纪有关,我倒认为更同台湾民众的教育程度更密切相关。例如,台湾的年轻一辈受教育的程度就比年长者来得高。”

现阶段台湾的执政者是否已经意识到了这样一种代际/教育程度上的差异,而决定跟着这种多数认同、符合现实的潮流走,还是要“力挽狂澜”呢?

“我认为现在的台湾当局的确已经意识到(两岸往来无法阻挡)这一趋势,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改弦更张以适应(adjust)这样一个发展,反而决定要同它正面对抗(fight against it)。”任雪丽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解释道,“他们对这个趋势的看法是,这是一个不正确的发展倾向,我们应该去改变它,去解决这么一个‘问题’。”

“正名”攻势惹非议

台湾政坛最近掀起一阵“去蒋化”、“去国父化”风潮,可说是民进党执政以来奉行“去中国化”运动的最新动作:曾是历史课本上“一代伟人”的蒋中正顿时换来了“历史罪人”的骂名,孙中山也失去了国父的尊称,上到“中正纪念堂”、“蒋公”铜像,下至遍布全台的路名“中正路”、“中山路”,在民进党主席游锡堃的眼中看来都是令人不齿、应该汰换的旧时代产物。

游锡堃称,“去中国化”是时势所趋,为了推动台湾成为“正常国家”,会继续推动台湾“正名”,首当其冲的就是以“中国”和“中华”为名的国营企业,“中国石油”、“中国造船”和“中华邮政”都将冠上台湾之名,“中华航空”、“中国钢铁”等企业恐怕也难逃改名冲击。这波“正名”攻势在岛内也引起极大的争议,不少民众质疑这样劳民伤财的举措实质效用何在。

任雪丽强调,大部分的台湾人,不论老少,都会同意,台湾人应更多了解台湾本身的历史和地理环境,在学校里增加这方面的知识传授是无可厚非的。然而,现阶段部分台湾政治人物的做法却是矫枉过正,难免引起多数台湾民众的非议。

“现在一些当政者要实施的教育改革,包括重新编排课程和教科书,让其内容更加反对中国(against China),自然会煽动情绪(inflammatory)。对很多尊称孙中山为国父的人来说,突然他不是国父了,是很令人震撼的(jarring)。 任雪丽说,“此举只能说更加巩固了台湾‘原教旨主义’的信仰,但它既不是台湾年轻一辈所关心的议题,也同台湾社会现况不相关(not relevant),更不是困扰台湾民众的头号问题。”

史天健也说,台湾的主流民意是要吃得饱,经济发展要好,到底台湾要不要独立并不是人民的优先考虑。但是,“民进党执政多年下来,没有什么政绩,因此必须要主动操作议题,反对大陆成了主要口号,营造出大家同仇敌忾的氛围。”

民进党的动作频频,在野的泛蓝阵营也不能不作回应,但按任雪丽的分析,泛蓝一做出批判民进党的举动,就等于是中了民进党的圈套。毕竟,“民进党就可以大方地将国民党描绘成是‘狂热拥护中国的分子’(China fanatics)。这招就算不能提高民进党的支持率,还是可以伤害国民党的支持率。泛蓝要是正面回应,无异是把脸贴过去让民进党打!”

新选举制度冲击台湾政治版图

台湾执政党不断出招,为的不外乎是能抢占报纸版面,为2007年底的立法委员选举和2008年春的“总统”大选铺路,下一场选战已在不知不觉中来势汹汹。任雪丽认为,台湾将以“单一选区两票制”选出下一届的立法委员,此后台湾政治必会走向两党独大的发展方向。也因此,会有更多的候选人,不论蓝绿,往温和的两岸路线靠拢。“走意识形态路线的候选人将丧失很大的竞选空间,以往得票仅5~6%的候选人也可以拿下一个立委席次,新制实行后可就不是如此了。”

单一选区两票制的两大特点是,它改变了以往单一个选区必须选出数名立法委员的做法,现在一个选区只能选出一名立委,选民的票因此会集中在有实力的候选人身上,光是哗众取宠或是剑走偏锋的候选人都不太可能获得多数选民的青睐。此外,选民在投票时除了一票投人,选出73位立委外,手中还有另一票投给心仪的政党,最后依政党的得票比例分配另外40席不分区立委,此举将使政党的表现也受到选民的检验。

也因此,如台联和亲民党等小党将面临生存空间的最后战斗。在上次县市长和地方议会的选举中,台联和亲民党就已经尝到了小党基本盘紧缩的苦果,在单一选区两票制实施后,这些小党虽然不会马上消失,但前景并不乐观。

或许正因为如此,总是站在极独立场的台联最近就出现很明显的路线调整。被台联奉为精神领袖、素有“台独教父”之称的李登辉就在近日出面疾呼,称自己“从来没有支持过台独”,但细就其发言,诸如“台湾已经主权独立,不需要在追求台独”的一番言论,不过是台独精神的重新包装。这之后,李登辉更是炮声隆隆,左右开弓,既批蓝也骂绿,试图在两大党的挤压下为台联另辟出路,即便区域立委中拼不过蓝绿候选人,还是能在不分区竞选中拉高政党支持率以抢下一些席次。

“其实,不论蓝绿都没有向选民提供一个务实的政策。有些人投票给民进党是觉得国民党没有希望(hopeless),无法成功进行党内改革,”任雪丽说。如此说来,李登辉想要跳脱蓝绿传统分野的努力不是完全没有市场。

“台联和亲民党在新制下的确很难生存,要台联同民进党争取泛绿选民支持实在太难了。所以,台联也不再喊‘独’了,而转向‘正名’、‘制宪’的诉求。”谢复生说道,“但这样的做法是有点缓不济急,我想有效性是有限的,它不见得能成功转变选民对台联‘极独’的印象。”

虽然理论上来说,台湾的候选人都应该提出能吸引中间选民的温和路线,尤其在两岸政策上采取务实的态度,而非一味地反对同对岸来往,但是现实中,泛绿候选人不一定会照着这样的推论来走。

“对于泛绿选民来说,他们发现所有的泛绿候选人都往中间靠,所有的候选人都变得差不多,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尽量想选个清廉的人,偏偏这又是民进党的软肋,所以后者只好主动设定议题(framing issue),象是批蒋、重提228事件等。”史天健说,“至于这招会不会有效,还很难说。”

至于游锡堃急着往深绿的方向冲刺,这样“逆势而为”的做法也得到观察家的理解。谢复生就指出,选举必须分成两个层面来看,一是党对党之间的竞争,此时候选人应该是偏往中间路线,尤其考虑到泛绿的基本盘本来就比泛蓝来得小,民进党更应该极力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才是。但选举的另一个层次是党内的初选,候选人为了能被党提名,不可避免地会朝向极端的方向走以争取深绿的支持。

其实,美国的总统大选制度长期以来也有类似的两难处境。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总统候选人都必须经由各州的党代表(delegate)在党内初选(primary)中选出,然后才推向全国两党竞选阶段。由于党代表通常都是对政治具有热诚、意识形态鲜明的人出任,因此也造成了初选胜出的候选人可能代表极端意见,不足以在全国范围内得到广大支持的情况。

任雪丽就说,游锡堃的做法可以说是风险很高(risky)的竞选策略,就算能够在党内初选中过关,恐怕也难在全台的竞选中胜出。

“游锡堃的做法主要是为了能同其他民进党候选人有所区别,因为支持中间路线、同大陆接触的政策已经有别的候选人在使用了,所以他才会选择向深绿选民靠拢。此外,苏贞昌和谢长廷的竞争尚在伯仲之间,游锡堃若是能脱颖而出,受到民进党的提名参加2008的总统选举,赢得希望也很渺茫。”任雪丽感叹道,“他或许是期盼陈水扁连选连任的好运也可以降临在他的身上吧!”



徐琳,《华盛顿观察》2007年第6期,2/14/2007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胡奥会,高瞻远瞩30年还是公关“…
·星巴克换商标 消费者不喜欢
·不再买“空中楼阁”,美“天…
·美国申请失业补助人数上升
·美国所有职业,软件工程师最火…
·美大学25同性恋校长主动“出…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