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视野 >>> 焦点交锋 | 军事地平线 | 美眼看中国 | 观察华盛顿 | 北美国际新闻 | 美国之见 | 台湾了望 | 海外看奥运 | 国会山眺望
菅直人――日本民主党的希望之星
2010年6月8日,日本新首相菅直人完成组阁。他取代了仅仅执政八个月的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成为日本民主党党首兼首相。6天前,鸠山因在普天间机场搬迁一事中未能兑现承诺而引咎辞职,引起了日本政坛的动荡。如今,菅直人的上任给民主党带来了新的希望。专家们普遍任为,菅...
 
·世行制裁四中资欺诈竞投项目
·美对台军售政策现拐点?
·试射导弹,伊朗想做下一个朝鲜
·美国信贷危机扩散 中国难以幸免
·奥运会后西藏问题能跑多远?
·北海道峰会呼唤“G8扩大版”
日期:2010-06-10   作者:李焰   2010年第17期    点击数:8759

2010年6月8日,日本新首相菅直人完成组阁。他取代了仅仅执政八个月的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成为日本民主党党首兼首相。6天前,鸠山因在普天间机场搬迁一事中未能兑现承诺而引咎辞职,引起了日本政坛的动荡。如今,菅直人的上任给民主党带来了新的希望。专家们普遍任为,菅直人是位更有领导能力的首相。在进行内政改革之余,他会继续发展对华关系,改进美日关系。他很有可能改变日本政坛连续出现“短命首相”的局面。

“相比于其前任,菅直人更加强势,有能力在首相位子上呆上2~3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美国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肯特·卡尔德(Kent Calder)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1996年就曾担任阁员的菅直人内政经验丰富,外交简历却是一片空白。但他上任伊始,就与美国总统奥巴马进行了电话沟通,并曾考虑出席上海世博会活动。虽然访华议程被宣布取消,但本刊采访的专家纷纷表示,他会保持中日已经形成的友好关系。

“菅直人本人没有任何外交和安全政策的经历,但是看到鸠山执政,他已经领会到两点:首先,任何削弱美日同盟的举动只能让事情适得其反,对日本政府并没有帮助;另外,菅直人明白,鸠山寻求与中国发展建设性的关系,与加强美日同盟其实并不矛盾。”美国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日本问题高级研究员辰己由纪(Yuki Tatsumi)如此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解释菅直人的外交理念。

菅直人还要碰“普天间”?

普天间机场搬迁和政治现金丑闻是压垮鸠山的两根稻草。长期以来,位于冲绳的美军基地让当地居民叫苦不迭。鸠山在去年众院大选时曾向选民许诺:他做首相后将把美军在普天间的机场迁出冲绳县。然而,五角大楼的强硬姿态使得美日双方无法达成共识。鸠山不得不妥协。5月28日,美日发表共同声明,将普天间美军基地从繁华的普天间市中心迁至冲绳县北部的名护市边野古施瓦布军营。换言之,美军并没有离开冲绳县。这一声明激怒了当地居民,也遭到了日本议会的谴责,鸠山不得不引咎辞职。

“鸠山唤起了冲绳居民对美军基地迁走的希望。当地居民终于相信东京会帮忙平息他们的长期不满,但最后,鸠山背叛了他们,因此令选民们非常愤怒。”在日本执教的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亚洲研究所的杰夫·金斯顿(Jeff Kingston) 对《华盛顿观察》周刊分析说,“冲绳人疑惑,政府是否真的照顾了他们的利益。民间的反对让协议进程彻底搁浅。”

金斯顿认为,普天间机场搬迁一事并没有直接导致鸠山下台,但这个问题却暴露了他缺乏政治手段和领导能力的事实。

“问题在于,一个领袖必须在同一时间能应对不同的问题。普天间吸掉了鸠山内阁所有的能量,以致于他们放慢了其它重要问题的进程。同时,围绕鸠山和民主党干事长小泽一郎的政治现金丑闻彻底使鸠山内阁失去了民意。民主党上任时曾许诺,要让日本政坛焕然一新,但其肮脏的政治形象仍然存在,”金斯顿如是说。

作为鸠山的继任者,菅直人上台后马上面对普天间这个难题。辰己由纪认为,“菅直人不可能再卷入冲绳基地搬迁一事。他很可能就将此事丢给美日双方的执行官员,由他们具体实行美日签署的协议。”

但是,“菅直人一定会继续与美国商谈普天间问题。这是日本民主党曾竞选中向选民承诺的事情。而且,美日之前已经签订了协议,按照时间表,双方也要商谈此事的细节,并预计在今年年底奥巴马到日本参加亚太经合峰会之前解决此事,”美国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亚太研究中心副主任丹尼尔·施奈德(Daniel Sneider)向《华盛顿观察》周刊提出了这样的看法。

美国南卫理公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日本问题专家武内宏树(Hiroki Takeuchi)呼应说,“菅直人没有选择,一定会继续处理冲绳美军基地的迁址问题,但是他会处理得非常小心。”

在武内宏树看来,鸠山的失误是太轻易许下公众承诺,最后却实现不了。其实,从1996年克林顿政府时代,美日两国就在探讨冲绳美军基地的拆迁问题。但14年过去了,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这本身就说明了这个问题的难度。

“1996年到1998年,桥本龙太郎担任日本首相时,曾在一年内曾与冲绳县县长交谈了20次,试图与当地政府协调解决这一问题,可见这一问题的难度。”武内宏树强调。

基于这样的教训,武内宏树认为,菅直人不会轻易许下诺言,也不会轻易在这一问题的细节上置喙。美日双方能真正执行协议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卡尔德分析说,菅直人不会再涉及普天间问题的细节。他执政后会把精力集中在日本的国内问题上,并希望今年11月由日本主办的亚太经合峰会(APEC)能顺利进行。

“菅直人已经看到了鸠山的遭遇,明白纠缠于普天间机场迁移问题是高成本、低效益的事情。他更可能在冲绳基地的迁移问题上做一些实惠的事情,这也是美国比较认同的做法,”卡尔德如是说。

一些媒体将美日的“普天间”纠纷形容为两国关系的“滑铁卢”,但武内宏树说,“日本公众不支持美军基地的搬迁计划,并不是不支持美日安全协议。冲绳美军基地问题只是美日安全关系中的个别事件,虽然它比较敏感,但是不至于威胁到美日关系”。

从华盛顿的角度审视,卡尔德认为,美日两国已经从“普天间”纠纷中学到了教训:军事基地迁移,或是拓展基地在政治上都是非常困难的,虽然这有可能从多方面改善运作和协调。

“菅直人从鸠山败走普天间一事中能学到教训,五角大楼同样应该这样做。”金斯顿也强调说,“菅直人不会做出他无法实现的承诺。奥巴马政府则应该小心应对此事,不能留下一个‘屡次颠覆日本政府’的名声。我相信,美国国防部长盖茨犯了一个大错――在军事基地迁移问题上将鸠山政府逼到墙角。他一意孤行的方式在基地搬迁问题上适得其反,无法以一种安静的方式解决问题。”

务实的“蓝领政治家”

菅直人在日本政坛有“蓝领政治家”的称号。他没有任何政治精英的家族背景,也从来不是统治了日本半个多世纪的自民党党员。作为老牌的反对党领袖,他以实干闻名,是媒体的宠儿。虽然菅直人与鸠山同为日本民主党的元老,但二人的领导风格却截然不同。正如武内宏树所言,“菅直人出任日本首相,对日本政治有积极的影响。”

武内宏树指出,菅直人曾出任过日本的厚生大臣,也做过日本民主党的主席,政治领导能力很强。“鸠山是一个说话含蓄的首相,以致于很多日本公众不知道他在讲什么。但菅直人讲话则更加直接明了,上任后会着重于进行一系列的政策改革”。

“如果菅直人认为一件事不切实际,他是不会惧怕做出改动的。”这样评价说,“菅直人上任后,会继续民主党的为完成的政治承诺,致力于‘儿童健康计划’,‘取消高速收费’等政治议程。”

身在日本的金斯顿补充说,“相比鸠山,菅直人是一个更加聪明的政客,能将热情带入他的领导角色。在鸠山无法胜任首相的时候,菅直人反而将主要精力放在日本的主要政策问题上,这是鸠山没有做到的。”

日本的民调显示,菅直人将民主党的民意支持率提升了15%~20%个百分点。他在日本的无党派(摇摆)选民中更加受欢迎。因此,“我预计民主党在7月的上院该选中会做得不错,一定会比人们事前预期的好,”金斯顿说。

“但问题在于,日本国内存在很多的难题,而首相的权力却是有限的,当政府无法有突出表现时,公众支持率就会下降。”金斯顿分析道,“菅直人必须紧缩日本的财政,增税、削减开支和赤字,稳定债券,扭转经济紧缩,重振日本经济。这意味着日本货币会要贬值,银根放松,但是,消费税的上升,预算紧缩,会抵消这些经济刺激效果。这一系列经济方案的执行顺序是个重点问题,我们或许在六月底能知道各项方案的细节。”

菅直人要坐稳中美跷跷板

鸠山在任时,外交政策大搞“回归亚洲”。他加强了与中国和其它亚洲国家的外交关系,却因为美军基地的搬迁谈判冷落了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卡尔德透露说,“这一部分原因是,自从美军进驻日本时期,鸠山家族与美国的关系比较复杂。相比鸠山,菅直人则会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加强美日同盟上。”

在与奥巴马总统的通话中,菅直人强调了固守美日同盟的重要性。虽然他取消了6月12日访问中国的行程,但鸠山将代替他到上海参加世博会。因此,卡尔德认为,“菅直人希望和中美两国都保持积极、稳固的外交关系”。

“在外交政策方面,菅直人不会做出太大的改动。中日关系在过去三年中几乎处于最好的状态。尽管两国之间仍有问题,但是总体上发展很好。菅直人之前没有处理外交和安全事务的经验,但是他比较务实,会继续保持中日的友好关系,”武内宏树如是说。他同时认为,“美日关系会在菅直人任内得到改善。美日安全同盟仍是双方关系的基石。除此之外,日本也没有别的选择。简而言之,菅直人会‘重视’中日和美日关系。”

施耐德强调,日本对美、对华政策并不是零和游戏。即使在鸠山时代,中日关系向好,也并没有削弱美日同盟。“那只是部分美国人的反应过度而已,”施耐德说,“日本政府中有些人过去没有执政经验,在安全问题上没有强调美国安全同盟的重要性,但并不是反对这个同盟。”

金斯顿呼应道,“中日关系友好也是华盛顿希望看到的。当年,小泉内阁与中国在靖国神社参拜问题上闹得不愉快,美国并不高兴。如果中国在国际体系中成为责任承担者,美日都会受益,美日希望中国能继续在朝鲜半岛问题、金融危机的解决方面充当更积极的角色。”

李焰,《华盛顿观察》2010年第17期,6/11/2010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胡奥会,高瞻远瞩30年还是公关“…
·星巴克换商标 消费者不喜欢
·不再买“空中楼阁”,美“天…
·美国申请失业补助人数上升
·美国所有职业,软件工程师最火…
·美大学25同性恋校长主动“出…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