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视野 >>> 焦点交锋 | 军事地平线 | 美眼看中国 | 观察华盛顿 | 北美国际新闻 | 美国之见 | 台湾了望 | 海外看奥运 | 国会山眺望
中美关系渐趋平静,美希中方温和派再占上风
随着G20峰会和APEC峰会的结束,中美关系中长达近一年的风暴和雷电似乎正在平静下来。说到底,中国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将于明年初访问美国,而目前已近11月底, 从反目为仇到甜情蜜意,还是需要一段过渡期的。美国素有“钢铁短吻鳄”之称的海军两栖攻击舰埃塞克斯号编队...
 
·世行制裁四中资欺诈竞投项目
·美对台军售政策现拐点?
·试射导弹,伊朗想做下一个朝鲜
·美国信贷危机扩散 中国难以幸免
·奥运会后西藏问题能跑多远?
·北海道峰会呼唤“G8扩大版”
日期:2010-11-19   作者:陈雅莉   2010年第30期    点击数:12077
随着G20峰会和APEC峰会的结束,中美关系中长达近一年的风暴和雷电似乎正在平静下来。说到底,中国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将于明年初访问美国,而目前已近11月底, 从反目为仇到甜情蜜意,还是需要一段过渡期的。美国素有“钢铁短吻鳄”之称的海军两栖攻击舰埃塞克斯号编队获准例行停靠香港,舰上2千2百多名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官兵将分批上岸度假和休整。这是继美中两国国防部长最近在越南会晤,恢复两国军事交流之后美国军舰首次在香港停靠,显示两国军事交流开始升温。

历史上,香港一向是美国海军休整和度假的理想港口。然而自香港回归中国之后,美国军舰停靠香港需经中国外交部的审批。虽然表面上美国军舰造访香港属于例行停靠,然而一旦中美军事关系触礁,停靠就成问题,“小鹰号”事件就是一例。就在上个月,美国航空母舰乔治·华盛顿号取消了停靠香港的计划。美国太平洋舰队发言人的解释是,取消访港是运作上的安排,但是观察人士普遍认为,这是为了避免北京公开拒绝而产生尴尬。一切迹象表明,美国分析家认为中美关系正在平静下来。

“在我们越来越接近胡锦涛主席访美的时候,我期待看到中美关系中的新的势头。今年早些时候很多被暂停的两国军事关系的交流将被重新计划。(中美两方)都会不遗余力地把很多努力放在胡锦涛主席访美的准备工作上,以保证其成功,”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葛莱仪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葛莱仪认为,北朝鲜和伊朗有可能是让中美重新找到安全政策合作的共同基础,虽然人民币升值问题仍然不可避免地继续受到美方很多关注。当然,更为敏感的南中国海问题的利益协调和立场的阐明可能是中美首脑更为核心的谈话内容。

中国正在退回线内

今年初以来,西方世界普遍认为中国认为金融危机之后中美实力对比正在向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改变,因而在外交上展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势。然而,介于国际间的反对声音越来越强。美国一些学者认为,中国最近在外交上表现出的强硬、不灵活、缺乏智慧,是一时的,而不是“常态”,外部世界将逐渐看到中方回到相对温和、稳步发展的程式上来。

“一些中国人的确说过南中国海是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之类的话,但是另一些分析机对此表示异议。现在中国明显蜷缩回到公开讲话的线上。我们在这里看到两个中国。我们对此可以做什么? 中国是在上升到世界大国的舞台上? 中国人民解放军会推动中国做什么? 中国谁会在2012年成为核心领导?还是中国现在不着急,先增加实力,一直到中国积蓄好力量再挑战美国。” 美前驻华大使芮效俭(J. Stapleton Roy)说,“在外交上,中国是该更为强硬还是应该继续韬光养晦,中国人自己也看法不一。我必须说,站在这一事件边缘看中国如何处理同日本撞船事件的态度,我觉得(中国的)发展看起来有些可怕。”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约翰.李(Dr. John Lee)也认为,中国体制内的温和派将再次占据上风;与此同时,他强调说,中国体制内所谓的“温和派”和“强硬派”之间的区别,不是说最终的目标有别,他们之间的区别,他说,在于哪种方式最可行;事实已经证明,强硬派的作法在国际上行不通,给中国总体利益带来损失,因此,中国的温和派观点将再次占据主流。

中国一方面担心美日韩在东北亚形成铁三角同盟,钳制中国;另一方面担心在东南亚,有美国站阵脚的越南会试图集合其他东盟国家,在双边会谈中对付中国。然而,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在东盟遵守《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8年里,地区军力平衡正迅速向有利于中方的方向发展,而东南亚处于绝对的劣势,因此对中国海军飞速现代化以及越来越频繁的出没感到紧张。今年3月北京举行东盟-中国防务安全对话时,来自菲律宾的代表尖锐地向中国军方官员发问,中国可作出什么承诺,保证其军队不被用于侵略。忧心忡忡的东南亚国家也开始致力于加强自身海军。比如,去年12月越南从俄罗斯订购了6艘超静音的“基洛”级潜艇,用于保卫其在南海的领土主张。

“中国必须要小心从事,否则它也许会惊动和挑衅其他国家,甚至引起这些国家在某种程度上联合起来遏制中国力量。 北京在那个方面一定不会想重蹈二战前的德国和日本以及二战后的苏联的惨痛覆辙。”美国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专事国防与外交政策研究的副所长泰德·卡本特博士(Ted Carpenter)警告说。

美中军事交往一波三折

2010年2月,继华盛顿决定向台湾出售价值64亿美元的军备之后,北京中断了同美国的军事往来,并一反常态,对美国在临近中国的国际水域同韩国的联合军事演习高声反对。其后美国也一反过去的低调做法,明确就南海主权争议表态,并表明将全面返回亚洲,提升其在亚洲的影响力。在这种形势下,美中两国军事交往迟迟没有恢复。从美国的角度,中国最近的强硬外交让美国怀疑中国正在推翻2002年同东盟达成的框架协议,从而引起南海的不稳定局势。而中国一方认为,让东北亚和东南亚相继巨浪迭起的是美国的“祸水”。然而,无论如何,清晰的走向是,中国在同数国的外交摩擦中上失分失利,不管是有意的战略还是无意使然,美国“成功”离间中国同邻国关系是一个事实。

“中国人在近年来对东南亚地区展开了魅力攻势,在此成绩非凡。东盟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担忧)被转移了视线,因此(最近几年)少听到他们提到中国威胁论。现在东南亚国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猜测,是否经过了经济外交之后,中国最后的底线是我们就是需要保护中国领土主权,我们不要(2002年同东盟达成的)协议。(让人无论如何生疑的是)中国人撤回了谁在何时说过的南中国海是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之类的话,” 芮效俭说。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外交和军中的强硬派在中国外交政策的制订过程中,似乎占有越来越显着的地位。但是,美国理士满大学(University of Richmond)政治学系主任王维正教授(Vincent Wei-Cheng Wang)说,中国军方强硬派所发表的言论,有人以为是单纯的、孤立的事件,但是在中国,军人并没有自由发言的权力,所以那实际上可能是中国政府通过一些信息的释放,来试探外界的承受力到底有多大。

王教授举例说,在南海问题上,如果针对中方所说的整个南海都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国际间没有挑战的话,那么,这一论点即成为不可争辩的事实;另一方面,假如这一论点在国际间碰到很大的阻力的话,那么,官方可以退后一步,说那只是具体某个人的说法,并不代表整个国家或者是政府的观点。

王维正教授说,他比较同意这样一种观点,即随着综合国力的提高,中方迫切希望在国际上得到更多的重视和尊敬,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而且从一个国际秩序的单纯“受众”转变成为国际秩序的塑造者之一。就目前来讲,他说:“我觉得中国可能觉得还没有到像武侠小说里所讲的‘亮剑’的时候,所以最好还是把剑给收回去。”

中国崛起还‘和平’吗?

“中国这几个月来的反应,尤其是针对日本的反制措施,是中国所做的不明智的地方。 我看到中国是在感情用事,让民族主义情感占了上风。 坦率地说,我认为中国领导本来应该更小心也更专业,”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研究部主任、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迈克尔·欧汉伦(Michael O'Hanlon)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王维正教授认为,即便中方希望改变前一段时间外界所看到的那种咄咄逼人、但是实际上没有给中国带来实际好处的策略,转而继续韬光养晦,外界如今对中国“和平崛起”存在的疑问,恐怕已经很难消除。

王维正教授说,为了安抚邻国,中方在外交术语上可能会尽量在诸如南海等问题上,强调航行自由权、共同开发资源、和平解决纷争,等等,但是在外界看来,这些都是外交术语而已;他说,中国在实力日渐丰厚的同时,希望有所作为,这是其他国家都看得很清楚的。

王维正教授说:“怎么样做,才能让其他国家再度相信中国(的诚意),我觉得很困难。除了外交上(类似和平崛起)的词语多讲一些的话,也许在推动自由贸易和经济一体化方面,再努力一点,增加一些高层互访,但是这些都改变不了军事上想要变成亚洲地区最主要的强权这一趋势。”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的国际关系学教授弗里德伯格(Aaron L. Friedberg)说,中国体制内有一些人可能意识到最近的外交举动没有带来积极的效应,但是,体制内似乎也有一些人,在这个问题上是麻木的、或者是盲目的,继续低估美国及其盟友的战略思维,如此一来,结果可能是,中国的总体反应可能与国际社会的理性期待格格不入。

弗里德伯格教授说,虽然有些人认为中国不再是共产主义体制了,所以美中两国在意识形态领域不存在争执了,但他认为“正好相反”。

弗里德伯格教授说:“我认为,中美之间目前在意识形态领域、在体制方面,仍然有着很深的、抹不去的鸿沟;简单地说,美国的民众永远也不会完全相信、或者是信任一个在他们看来压制自由的政府、政治体制,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理念,而这种想法决定了美中两国的合作的可能性,将是有限的。”

弗里德伯格教授说,中美两国从官方意义上讲,合作的成分并没有像所说的、或者是从某些方面表现出来的那么广泛或者是具有实质性;甚至像气候变化这些议题,彼此之间都有很多矛盾,在朝鲜问题上、今后在伊朗问题上,两国政府的观点和立场很可能不是越来越吻合,而是越来越相左。

陈雅莉,《华盛顿观察》2010年第30期,11/19/2010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从小学双语,智力超群
·父母若不接受,同性恋少年问题…
·联邦政府关门谁负责 民意分歧
·美国国务院、五角大楼重要人事调…
·奥巴马会不会赢得“最后一战…
·剪不断理还乱,美国国防预算在…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