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视野 >>> 焦点交锋 | 军事地平线 | 美眼看中国 | 观察华盛顿 | 北美国际新闻 | 美国之见 | 台湾了望 | 海外看奥运 | 国会山眺望
胡奥会,高瞻远瞩30年还是公关“秀”?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于1月18日抵达美国华盛顿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开始对美国为期4天的国事访问。《华盛顿观察》周刊走访的中国问题专家对胡锦涛访美之行短期的积极意义众口一词,但是对于中长期中美关系面临的日趋严峻的挑战和摩擦普遍感到忧心忡忡。
 
·世行制裁四中资欺诈竞投项目
·美对台军售政策现拐点?
·试射导弹,伊朗想做下一个朝鲜
·美国信贷危机扩散 中国难以幸免
·奥运会后西藏问题能跑多远?
·北海道峰会呼唤“G8扩大版”
日期:2011-01-19   作者:陈雅莉,刘勇   2011年第2期    点击数:8452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于1月18日抵达美国华盛顿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开始对美国为期4天的国事访问。《华盛顿观察》周刊走访的中国问题专家对胡锦涛访美之行短期的积极意义众口一词,但是对于中长期中美关系面临的日趋严峻的挑战和摩擦普遍感到忧心忡忡。

“在过去15个月里,中美关系的紧张因素不断上升。我知道,胡锦涛主席一直试图把‘负面能量’从中美关系中剔除出去。很显然,我们(美国领导人)想做同样的事情。”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 ) 总裁、前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何慕理(John Hamre)博士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的专访时指出,“虽然(美中关系中)最近这种紧张氛围有所冷却,但总的来说,我预计,未来的中美关系将比过去十几年面临更多的困难。”

“说这是中美根本性地改善两军关系的最后一个战略机遇其实并不言重。或者我们的合作(通过胡主席这次访美)在包括朝鲜、南中国海以及伊朗等安全问题上真正向前迈步,或者在确实困扰军与军关系的‘透明度’以及‘投桃以报李’的交流上予以真心的加强,否则我们可能将看到美国开始从针对中国‘两边下注、以防万一’的战略姿态向直接的军事危机防范部署方向转变。”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WSI)中国项目主任孔哲文(Eric Hagt)警告说。

中美注定冲突吗?

2010年是中美关系的一个分水岭。随着美国苦陷于国内经济泥潭,中国整体国力继续上升,中国同亚洲“常驻国”美国以及美国的亚洲盟国和友国摩擦频繁,超出了以往“合理冲撞”的范畴,让人担心中美的结构性矛盾是否最终决定中美不可避免地走上冲突的道路。

“我认为,两国之间存在一些摩擦是不可避免的。这是因为考虑到双方在一些问题上有不同解读,包括主权、航行自由、美国对防卫日本和韩国以及台湾的承诺、加上该如何对付平壤方面存在分歧。国家领导人和政治家的工作就是管理这些摩擦,不让摩擦损害双方的整体关系,这是胡锦涛和奥巴马应该重点关注的问题会擦枪走火。” 美国战略研究中心太平洋论坛总裁柯罗夫(Ralph Cossa)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虽然困扰中美关系的还是一些“老生常谈”的问题,但是孔哲文认为,2010年中美关系实力对比以及由此语境的改变使得中美在这些老问题上的争执引起新的猜疑和危机。

“这包括太平洋美军司令威拉德(Robert F. Willard)提到的中国新型反舰弹道导弹‘目前已进入初期部署阶段’的判断。显然,威拉德公开对媒体谈及此事说明美军对此的了解不是一朝一夕。”孔哲文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另外,中国对美国国防部长盖茨使了一个‘下马威’,公开可能对抗美国雄霸全球的F-22隐形战机的歼-20(J-20)隐形战机的试飞。这再加上美国在西太平洋增强的军力部署,‘海空一体战’(The Air-Sea Battle)战略的若隐若现,以及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美国国务院的强势介入,还有日韩对于美国更为前倾的军事姿态,所有这些‘信息点’都描绘出中美两军关系让人担忧的滑行轨迹。”

这似乎在重演上个世纪90年代一些观察家对于中美必然走向对抗的悲观估计。美国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认为,现在的美国更处于劣势,这意味着美国和中国将经历更多的摩擦。

“与20世纪90年代的情况不同的是,中国不是美国的债权人。而且在1999年以前,在贝尔格莱德中国大使馆被炸时候,在中美关系讨论中,没有美国是否在试图遏制中国的讨论,” 成斌说。

然而,其他更为温和的中国问题专家对中美关系持审慎的乐观态度。

“不难理解中美关系远比过去复杂得多。我们注定要走上摩擦-冲突的道路吗?我不认为。” 接替盖茨的国防部长要职的排名前五名的人选之一何慕理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但如果我们不聪明地管理我们的相互关系的话,中美关系是有可能往这个方向漂移的。对于中美双方的军事关系,我认为美国坚信需要与中国进行更为密切的军事互动,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潜在危机。但是没有人会对两国军与军对话的成果持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美国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专事国防与外交政策研究的副所长泰德·卡本特博士(Ted Carpenter)更是认为中美关系没有外界判断的那么糟糕。

“中美任何一方都不应对意见分歧和双边关系的紧张事态夸大其辞。双方在重要领域有合作,包括提振陷入困境的全球经济。另外,一些原来引发紧张局势的重要问题,特别是台湾,在过去两年有所下降。诚然,中美关系并不像双方各自所期待的那样“和谐”,但也远不是美苏冷战时期的那种敌对关系。”卡本特博士说。

胡奥会,中美有何期望?

“胡锦涛访美,从中国的立场上,目的是一场公关‘秀’。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对媒体严加防备,对胡锦涛的行程给外界最少的信息,来保证这场‘秀’的成功。”成斌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我认为胡锦涛这次高规格访问在成果上将是非常‘低调’的。”

成斌认为,中美双方的一致将集中在商业领域,或许还有绿色能源方面。但是,美方对胡访美的期待非常有限。

“理想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见到中美在朝鲜和伊朗核扩散、在经济协调和全球共同利益问题治理上的合作。我想,中国非常希望看到美国在对待台湾和达赖喇嘛问题上接受中国的立场。但是,我认为任何一方都难以在两国首脑会晤中满足他们的期望。相反地,现实些看,这次首脑会晤从长期成果来看,不会是一次令人振奋的峰会。”成斌说。

中美两国在经济问题上的谈判已经取得进展。2010年12月31日,中国已经让人民币在去年的基础上升值5%。这同2005-2007年人民币升值的步伐一致。中美“商贸联合委员会”(JCCT)也在12月结束谈判,中国从自主创新,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市场准入都作出了一系列的承诺。参会者说,这是中美也许是有史以来最有成效的一次会谈,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即将到来的胡奥峰会,这样的会谈会如此成功。胡锦涛还没有踏上华盛顿的土地,许多工作已经完成。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认为,胡奥会中,两国领导人无疑重点讨论过去一年里双边关系凸显的困难问题,这包括人民币升值、全球经济再平衡、贸易赤字、台湾问题、美国对台军售以及西藏和达赖喇嘛的问题,另外继续就如何维护朝鲜半岛的稳定进行磋商。

“胡奥会可以成为中美关系的一个新起点。中美在经济和金融领域都有强大的实力,应该一起建立适应21世纪的战略关系。如果他们能够建立起一个稳定的机制,负责任地达成共识,保护相互利益,还能够解决战略的以及细微的争端,那么胡奥会可以是30年里中美关系最为重要的事件,也可以指导未来30年内中美关系的发展。” 包道格说,“在我看来,中美双方最重要的议题是探讨如何构建21世纪新时期两国的战略关系,这既是一个巨大挑战,也可以是中美关系中的一个重大机遇。”

卡本特博士认为,中美领导人将涉及的话题包括:人民币汇率“升值”问题;如何处理朝鲜和伊朗问题的分歧和缓和紧张局势问题;以及北京在军费开支的透明度;另外,中美各自进一步澄清其在东亚以及其他地区的战略目标。

“我相信,胡锦涛和奥巴马都急于表明中美能够和谐相处,尽管在南海、东海和黄海,两国就领土纷争和航行自由权问题存在意见分歧。” 柯罗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毫无疑问,美国希望胡锦涛的访问帮助将两军的军事对话推回正轨,抛却政治化。美国还希望深化两国之间的战略合作,以解决最为紧迫的北朝鲜的去核化问题以及如何更有效地对付伊朗的核武企图。”

中美的2012

充满地震和海啸场景的灾难大片《2012》仅仅是一部电影。2012年对于世界主要大国的内部政治以及其对外关系可能是动荡之年。不仅中国要在2012年进行最高领导层的更迭,美国、法国和俄罗斯都要进行总统大选,台湾和香港也将进行选举。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迈克尔?叶胡达教授(Michael Yahuda) 认为,中国会不会在2012年美国大选中被拿来“说事”,“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国对自身市场准入问题上态度的变化,以及在人民币升值和限制中美贸易顺差政策上的承诺”。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中国最高领导层在2012年的)过渡过程过于保密,尤其是参与这一过程的机构以及个人的数目在增长,外界尚不清楚这些持续的权力斗争如何影响影响中国最高层的领导性和政策决策。也许中国需要向美国作出的最重要的保证是,党是完全控制枪杆子的,” 叶胡达教授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包道格认为,应对2012年挑战最好的方法是建立更开阔畅通的渠道让中美领导层的精英们能在各种议题上进行全方位的充分交流和接触。

“美国应该从现在开始的一年半时间里邀请中国下一届中国政治局常委会委员来美访问,由官阶对等的美方官员进行接待,尽量让这些交流和访问富有实质性成果。这种‘揭秘’或至少是根更好地了解彼此的不信任的战略应该是一个主要目标。” 包道格说。

“关于习近平的观点和政策取向,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和了解。在西方,他还不为大多数人所知。今年,他对于朝鲜战争的起源和责任的评论很难让美国和韩国人喜爱他,” 柯罗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陈雅莉,刘勇,《华盛顿观察》2011年第2期,1/19/2011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从小学双语,智力超群
·父母若不接受,同性恋少年问题…
·联邦政府关门谁负责 民意分歧
·美国国务院、五角大楼重要人事调…
·奥巴马会不会赢得“最后一战…
·剪不断理还乱,美国国防预算在…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