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首页  |  时尚生活 >>>   美国风景 | 新书介绍 | 华人华声 | 社会东西 | 记者手记 | 人物访谈
图片
揭开阿拉伯“辛德勒”之谜--介绍《正义之士》一书
 
·美国主管偏“绿”,无知恐…
·普利策奖得主照裁不误
·经济差旅游少,美逾2千家旅馆…
·GE驶进汽车电池市场
·美国股市跌倒底,下半年经济…
·四万亿大干快上令人担忧
日期:2007-01-17   作者:匿名   2007年第2期    点击数:15293
《正义之士:阿拉伯土地上被遗忘的犹太大屠杀故事》(Among the Righteous: Lost Stories from the Holocaust's Long Reach into Arab Lands)罗伯特·萨特洛夫(Robert Satloff)著,公共事务出版社(Public Affairs)2006年10月30日出版,精装本252页,定价26美元。

几百年来,甚至可以说几千年来,犹太人一直是仇恨和杀戮的最主要对象之一,也是冲突和战争最主要的借口之一。这在今日也不例外--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以色列建国以来,犹太人就成为阿拉伯人心目中最大的仇敌;双方之间先后爆发了五次大规模战争,小型的流血冲突更是不计其数。稍有不同的是,这次还加上了美国--但实质上仍然是一回事,因为美国的“罪名”就是庇护和纵容以色列。美国之所以攻打伊拉克,在阿拉伯人眼中正是为了“抢夺石油和维护以色列”。因此,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后,阿拉伯人对以色列和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的仇恨再次加剧。很多学者因此担心预言中的“文明冲突”噩梦正在变成现实,甚至认为“新一场世界大战”正在中东地区逐渐酝酿。

对于这一危机,有人在忧虑之余开始尝试探索新的解决办法。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常务所长(Executive Director)罗伯特·萨特洛夫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抛开更遥远的历史不论,在二战结束前,也就是以色列建国之前,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仇恨,实际上,与人们现在想象的相反,在二战期间,阿拉伯人对犹太人的态度甚至比很多西方国家--比如法国人对犹太人还更仗义!只不过,这一切在后来无休止的流血冲突中逐渐被遗忘了。萨特洛夫认为,还原这一段历史,有助于实现两个民族的和解,至少可以缓和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改变阿拉伯人强烈的否定大屠杀和反犹的倾向。

出于这一目的--有评论家从问题的艰巨和迫切出发甚至以“使命”相称--萨特洛夫特意前往摩洛哥定居了两年,并不时地赶赴其他十几个在二战期间曾被纳粹势力染指的阿拉伯国家进行探访。这番心血凝结而成的正是《正义之士》一书,一部旨在发掘纳粹德国对犹太人迫害期间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关系,尤其是那些敢于在纳粹及其同党的势力下冒着生命危险,解救犹太人的阿拉伯“辛德勒”(Oskar Schindler)们的故事。

一般而言,两个关系正常的民族,在大灾难面前,一方总会愿意在其能力范围之内向另一方提供一些善意的救助--最低限度总不至于落井下石。须知,所谓唇亡齿寒,一个民族的不幸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即成为另一民族的遭遇。反过来说,援助的存在,亦可作为两者关系正常的一个佐证。萨特洛夫的考察正是基于此一认识。

萨特洛夫的努力没有白费。他发现,二战期间在纳粹德国、维希法国和法西斯意大利属北非和中东土地上--当时这些地方共居住了50多万名犹太人--也同样发生了由她们的欧洲宗主国传来的排犹潮,但与后者不同的是,这里的犹太人只是被剥夺了公民权、没收了财产,然后被带到修建在撒哈拉沙漠中的集中营里进行劳役,而始终没有出现过象欧洲的奥斯威辛集中营(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那样的死亡集中营。同样,也和在欧洲发生的情况相似,一些阿拉伯人主动地以充任士兵、警察、集中营守卫、监工和狱卒的形式参与了对犹太人的迫害,有些人甚至因为与纳粹过分合作,在盟军登陆北非后,选择逃往德国;但同时,也有很多人在威逼利诱之下表现出勇敢、可贵和无私的情操,比如维希政权曾对阿尔及利亚人许诺,只要他们占、夺犹太人的财产,就可以得到丰厚的奖赏--这种手段在法国获得了成功,但是在阿尔及利亚却没有一个人响应。再比如,阿尔及尔(阿尔及利亚首都)的宗教领袖们于1941年向各自区域的穆斯林发布了不准参与掠夺犹太人财产行动、不准接受维希政权奖赏的道令。

萨特洛夫在探访中甚至还发现了许多像辛德勒一样勇敢的阿拉伯人。这样的人遍布阿拉伯社会的各个阶层,上层精英--如当时的摩洛哥苏丹和突尼斯国王,对推动其臣民消极对待纳粹的排犹政策起到了重要的精神支持作用。阿尔及尔宗教领袖们则如上所述发布了禁止抢夺犹太人财产的宗教命令。更令人感动的故事发生在下层。萨特洛夫在书里描述了一个名叫卡里德·阿布德瓦哈比(Khaled Abdelwahhab)的突尼斯人:他住在沿海小镇马赫迪耶(Mahdia),有一天晚上他得知一名德国军官想要强奸一个漂亮的犹太女郎,于是他抢先一步赶到,将女郎一家以及附近其他几家犹太人带到了他在乡下的农庄,在那里躲避了6个多礼拜,直到战争结束。而巴黎最大的清真寺的阿訇卡达尔·本哈布里特(Si Kaddour Benghabrit)则更是在纳粹的眼皮底下向超过100名犹太人提供了穆斯林身份证明,从而使得他们逃脱了迫害。

总之,和欧洲人一样,阿拉伯人中既有迫害或参与迫害犹太人者,也有不顾威逼利诱勇敢地为犹太人提供帮助的英雄,而主流大众则大多采取既不帮忙也不加害的现实态度。由此可见,在与犹太人的关系上,阿拉伯人和欧洲人,或别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如今他们之间看似积存了千年之久的恩怨,只是晚近几十年才出现的。因此,萨特洛夫相信,只要让阿拉伯人知道之前的那段历史,知道曾有许多阿拉伯人冒着生命的危险援救过犹太人,那么阿拉伯世界广泛存在的反犹情绪也许能得以缓解、甚至消除。

那么,这段历史被遗忘的原因何在呢?萨特洛夫认为是双方面的。他指出,在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关系恶化后,双方的知情者都不愿意或不敢提这段历史。萨特洛夫表示,在他探访的过程中,许多年轻一代阿拉伯人都不高兴听他们的长者谈论自己的“英勇”往事。而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供奉了多达22,000多名遍布世界各地的曾经帮助过犹太人的人的姓名和事迹,其中却没有一个是阿拉伯人!

这里涉及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即无论是阿拉伯人还是犹太人,其实都并非不知道或不相信有这么一段历史存在,他们只是从心底不想去触碰这段历史,也就是说,是故意要去遗忘这段历史的。华盛顿二战大屠杀纪念馆历史顾问黛博拉·利普斯塔特(Deborah Lipstadt)在对本书的评论中指出,阿拉伯人对犹太人有着深刻的偏见,所谓“偏见”和“成见”(Prejudice,pre-judge),就是在做判断之前已经有了自己铁定的看法,这是不管任何人指出了多少事实都无法改变的。比如伊朗的内贾德,作为一国的总统,无论在任何场合都会理直气壮地否认大屠杀的存在。因此,利普斯塔特对萨特洛夫的努力能否起到积极的作用表示悲观。

即便如此,仍然不能否认,要改变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敌意,萨特洛夫的努力是必须要做的,尤其是对那些年轻一代和对历史缺乏了解的阿拉伯人而言。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愿意和萨特洛夫一样做积极努力的人的不断增多,事情真的能发生萨特洛夫所希望的那种奇迹般的转变。



刘见林,《华盛顿观察》2007年第2期,1/17/2007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胡奥会,高瞻远瞩30年还是公关“…
·星巴克换商标 消费者不喜欢
·不再买“空中楼阁”,美“天…
·美国申请失业补助人数上升
·美国所有职业,软件工程师最火…
·美大学25同性恋校长主动“出…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