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首页  |  时尚生活 >>>   美国风景 | 新书介绍 | 华人华声 | 社会东西 | 记者手记 | 人物访谈
图片
用伊斯兰之手掌掴美国自由派--介绍迪索萨的新著《内部敌人》
 
·美国主管偏“绿”,无知恐…
·普利策奖得主照裁不误
·经济差旅游少,美逾2千家旅馆…
·GE驶进汽车电池市场
·美国股市跌倒底,下半年经济…
·四万亿大干快上令人担忧
日期:2007-01-31   作者:匿名   2007年第4期    点击数:15283
《内部敌人:文化左派及其对9·11的责任》(The Enemy At Home: The Cultural Left and Its Responsibility for 9/11),迪内什·迪索萨(Dinesh D’Souza)著,达博岱出版社(Doubleday)2007年1月16日出版,精装本352页,定价26.95美元。

美国保守派学者、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研究员迪内什·迪索萨的新著《内部敌人:文化左派及其对9·11的责任》是一部即使从保守派的角度来说也是非常尖锐、甚至有些偏激的作品。我们知道,在一个日益两极化的社会,一派对与其对立的另一派进行指责和攻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比如保守派就一直指称自由派是美国道德败坏、向敌人示弱的罪魁祸首。但是如这位印度裔学者一般,正式将9·11事件发生的祸根直接指向自由派的做法却是至今闻所未闻。

自9·11发生之后五年多来,美国人一直迫切地想知道伊斯兰世界之所以仇恨自己的原因,为此他们展开了持久而激烈的争辩:自由派指责是保守派的外交政策和军事行动导致了仇恨,而保守派则指责是自由派的懦弱鼓励了伊斯兰激进势力的壮大。

然而在迪索萨看来,这样的讨论都只是停留在了枝节末叶上,根本没有触及问题的核心和根源。他指出,9·11的计划是在布什政府对中东采取军事行动之前--甚至在其上任之前,因为这么庞大的计划,显然需要长时间的筹备--也就是说,伊斯兰世界之所以仇恨美国,是个由来已久的问题,与现在自由派所攻击的布什的所作所为没有因果关系,要搞清楚事情的根源,就必须回到9·11之前--这一视角使得迪索萨从某种程度超越了政治之争,回归至人类常识。

迪索萨指出,虽然诸如“十字军圣战”、石油利益以及对以色列的支持等等一系列的历史、经济和政治因素对伊斯兰世界产生反美主义情绪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是远没有达到让他们感到危及其文化和信仰的程度,真正让伊斯兰世界感到危及其文化和信仰的正是美国的大众文化,是以无神论、堕胎和同性恋为特征的“堕落和放荡”的美国生活方式。

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深化,美国的这种大众文化,这种“堕落”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已经进入了伊斯兰社会每一个角落和缝隙中,不仅是极端的穆斯林,甚至连温和的穆斯林都感到危机,在他们看来,美国是在发动一场针对伊斯兰而来的文化战争,从而激发了其对美国产生极大的恐惧和仇恨。

迪索萨表示,这一切其实都是文化左派--指以好莱坞明星、主流媒体和左派知识分子为首的自由派精英主导的,因为无神论、自由放荡、物质享受等,正是自由派伦理的表达,正是他们所极力宣扬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因此,迪索萨认为,文化左派才是9·11发生的根源所在。他在书里这样写道,如果一定要给9·11悲剧找出一个罪人的话,那也不是布什,而是卡特和克林顿,正是卡特的外交政策和克林顿对恐怖主义的软弱反应,分别导致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发生和基地组织的不断壮大。

问题在于,伊斯兰世界根本不会去了解美国国内的情况,他们只相信从美国媒体、从好莱坞电影里看到的美国。这是迪索萨最感到无奈的,因为伊斯兰世界对美国的仇恨其实是一个误解,他们所仇恨的那个堕落、世俗的美国实际上只是文化左派通过他们的话语工具所描述和宣扬的美国而已。实际上,还存在另一个不为他们所知的美国--一个真正的美国,有着和他们一样的宗教信仰,珍惜文化传统,这个美国和他们一样正在努力反抗着自由派的侵蚀,因此,他们和美国应该站在同一个战线才是,遗憾的是,伊斯兰世界对这个美国并不了解。

迪索萨指出,伊斯兰世界的极端组织和文化左派虽然没有正式结盟,实际上却在有意识地行同盟之事:他们在信奉的理念上虽各有不同,在摧毁美国的目的上却是出奇地一致:伊斯兰极端势力利用民众的误解,挑起他们对美国的仇恨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文化左派则充分利用自己掌握的话语权从内部发起瓦解民众意志的运动。

文化左派曾经取得过辉煌的胜利:越南战争--越战对美国而言是场失败,对他们而言却是巨大的胜利,这个胜利不仅是在外交政策上使得美国不敢对外干涉达数十年之久,而且是涉及政治、文化等各个领域的:政治上民主党左派获得了空前的胜利;文化上,反战运动激发和巩固了反文化运动,取得包括女权运动、同性恋权利运动和性解放运动等全方位的胜利。现在他们在努力实现一场新的胜利。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前的美国同时面临着两个战线的敌人。

有鉴于此,迪索萨认为,美国要想赢得这场战争,首先要做的是分清敌我:文化左派和伊斯兰极端组织一样,是敌人,不能再象以前那样认为他们虽然懦弱,但毕竟还是自己人。现在要做的是设法让伊斯兰世界明了,真正的美国人是他们的朋友。

从这一原则出发,迪索萨认为,布什当前所采取的方法是不明智的,因为那样只会给极端组织提供更多的借口,其结果是,即使消灭了100名恐怖分子,却会导致更多的敌人出现;而那种不合时宜的民主推广,也只会让极端势力更加壮大,就象哈马斯组织在巴勒斯坦,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取得的胜利。

美国人所能做的最佳选择,迪索萨指出,是把内部与文化左派进行的文化战争拓延至全球反恐战争,竭尽所能地阻止文化左派向伊斯兰世界以及其他与西方有着不同传统的人们宣扬其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代之以向他们展示那个他们所不知道的美国,向他们证明美国的保守派及多数温和自由派,和伊斯兰世界一样对文化左派的价值观和大众文化感到忧虑,当他们谴责这种价值观的时候,应该支持他们。

迪索萨认为,尤其应该在文化左派所擅长的国际舞台上击败他们,比如利用联合国“揭露左派的堕落”,与穆斯林、印度教徒、佛教徒和其他人合作,遏制左派组织在全世界推动把激进的女权运动、同性恋、卖淫和色情文化变成国际法规定的“权利”。因为左派“推销的狭隘西方议题对世界上多数人来说在道德上是可恶的,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

迪索萨表示,他以前一味沉迷于塞谬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的文明冲突论模式,以为战争只在“我们”(西方社会)和“他们”(阿拉伯世界)之间进行,因此从没有想过将内部的文化战争和外部的反恐战争联系起来,只是在9·11后,经过对一些伊斯兰极端组织的重要人物进行了深入了解之后,他才认识到,内部的文化战争和外部的反恐战争其实是紧密相连的,不消除文化左派对世界的影响,就不可能赢得反恐战争。

因此,迪索萨提出,美国必须在两条战线同时作战。他提醒那些上不了前线作战的普通美国人,包括学生在内,不要以为不能和恐怖分子在战场上拼杀就出不了力,在国内和文化左派做斗争也同样是和敌人战斗。



刘见林,《华盛顿观察》2007年第4期,1/31/2007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胡奥会,高瞻远瞩30年还是公关“…
·星巴克换商标 消费者不喜欢
·不再买“空中楼阁”,美“天…
·美国申请失业补助人数上升
·美国所有职业,软件工程师最火…
·美大学25同性恋校长主动“出…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