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首页  |  时尚生活 >>>   美国风景 | 新书介绍 | 华人华声 | 社会东西 | 记者手记 | 人物访谈
图片
保守主义大分裂与对布什的背弃
 
·美国主管偏“绿”,无知恐…
·普利策奖得主照裁不误
·经济差旅游少,美逾2千家旅馆…
·GE驶进汽车电池市场
·美国股市跌倒底,下半年经济…
·四万亿大干快上令人担忧
日期:2007-04-04   作者:匿名   2007年第12期    点击数:17549
《右派利维坦:大政府保守主义是如何毁掉共和党革命的》(Leviathan on the Right: How Big-Government Conservatism Brought Down the Republican Revolution)迈克尔·塔纳(Michael D. Tanner)著,凯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2007年2月16日出版,精装本320页,定价22.95美元;

《保守主义灵魂:我们是如何失去的,怎样找回来》(The Conservative Soul: How We Lost It, How to Get It Back)安德鲁·萨利文(Andrew Sullivan)著, 哈伯柯林斯出版社(HarperCollins)2006年10月10日出版,精装本304页,定价25.95美元。

自2005的夏季以来--那一年的夏季发生了对布什政府颇具有转折意义的卡特里娜飓风事件--布什政府逐渐陷入了内外交困的窘迫局面。原本在布什旗下还能保持团结一致的保守主义者互相之间开始慢慢地出现裂痕,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分裂越来越严重。这一变化被许多具有忧患意识的保守主义者认为是保守主义自上个世纪60年代实现复兴并全面崛起之后所面临的最大的一场危机,因此他们甚至衷心地愿意共和党输掉2006年的国会中期选举,以便能够获得一个反思和辩论的机会,为日益分裂的保守主义和共和党找到新的共识,从而确保其主流思想和多数党的地位能够更长久地保持下去。

保守主义这场最新的危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布什政府主导下的保守主义全力施行大政府政策,与传统保守主义一直以来坚守不渝的小政府理念背道而驰,引起传统保守派的强烈不满;其二,布什政府表现出的那种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在温和的保守主义者看来,似乎有些宗教极端主义倾向,不免让他们渐起忧虑。我们今天介绍的两部新书,就分别从这两方面对当前布什主导下的保守主义现状提出了批评和警告。

保守主义重镇凯托研究所的迈克尔·塔纳在《右派利维坦:大政府保守主义是如何毁掉共和党革命的》(利维坦--LEVIATHAN,是《圣经》中象征邪恶的海中怪兽)一书中提出,布什在任职的几年里虽然提出了诸如减税、改革社保基金等符合传统保守主义理念的主张,但他施行的很多政策无疑都是大政府性质的:他任下的政府开支是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总统实施“伟大社会”计划(the Great Society)以来最为庞大的;他组建了家庭部(Department of Families),以及规模空前的国土安全部(Homeland Security Department);他的政府提出向每个新出生的婴儿提供2,000美元的补贴,还要求每个美国公民购买医疗保险,等等,这些措施可向来都是自由派的努力目标。

塔纳认为,布什施行这些政策的原意是出于保守主义的初宗,因为他相信他的这些大政府措施是有助于保守主义事业的,他对政府作用的理解是汉密尔顿式的,即认为政府是有助于实现安全、繁荣和公共利益的;但他却忘记了,他这样做实质上违背了保守主义最为根本的信条,即个人责任、自由市场和尽可能小的政府--在保守主义者眼里,国家政权是邪恶的利维坦,因此能多小最好就保持多小。塔纳在书里提出,实际上布什此举不但无益于保守主义事业,相反,已经在极大地危及了美国保守主义从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到唐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以来逐渐形成的黄金时代。

那么,推动布什政府背离经典保守主义方向的知识根源何在呢?塔纳认为,这是一批由原本是自由主义、甚至社会主义的信奉者转变而来的新保守派知识分子在背后作祟,他们包括“新保守主义之父”欧文·克里斯托尔(Irving Kristol)及其儿子、著名的新保守派刊物《旗帜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的主编威廉·克里斯托尔(William Kristol),《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等等,这些人虽然已经转入保守主义阵营,但始终摆脱不了对国家政权和福利制度的好感和期望,新一代的新保守主义者如威廉·克里斯托尔和大卫·布鲁克斯更是不遗余力地鼓吹一种“国家伟大的保守主义”思想(“national greatness conservatism”), 所谓的“布什主义”正是在他们这些人的主导下形成的。

《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杂志前主编、知名博客“每日一菜”(The Daily Dish)的作者安德鲁·萨利文的《保守主义灵魂:我们是如何失去的,怎样找回来》一书则更为复杂。萨利文是一名同性恋者,他在经济和外交领域主张保守主义,在社会问题上则是一名自由派。他在伊拉克战争前期曾是战争的热烈支持者,但在驻伊拉克美军“虐俘”丑闻爆发后开始转变立场,此后,随着关塔纳摩秘密监狱、“监听”事件等一系列丑闻的不断浮出水面,更是转变成为了一个激烈的布什政府批评者。

萨利文所诟病的是,在布什主导下,当前的保守主义和共和党已经逐渐被一种宗教极端主义控制--被他列入极端分子行列的人甚至包括威廉·克里斯托尔和普林斯顿大学法学教授罗伯特·乔治(Robert P. George)等知名公共知识分子。萨利文的立论是这样的:随着苏联的解体和全球化时代的兴起,一个他称之为“社会和经济满足”(social and economic contentment)的时代出现了,不断增加的财富造成社会、经济和文化的急剧变化,速度之快让人应接不暇,彷徨难以适应;在此时代,左派乌托邦已经死了,人们渴望“意义政治”,希望有一个宏大的意识形态理想来抚慰自己的灵魂,于是,一个“极端主义时代”(The age of fundamentalism)适时到来了,极端主义者不猜想、不辩论、不多问、不怀疑,他们根本不需要这些,他们需要得到同情、帮助或者惩罚。

这种“极端主义时代”不仅仅表现在中东和亚非拉等落后地区,同样也表现在欧美等发达国家。表现在美国的就是萨利文著作中描述的,保守主义被宗教势力--他称之为宗教保守主义--和新保守派劫持的现象,政治运动的保守主义已经在很多方面变成一种宗教复兴运动,因此可以说是已经丧失了灵魂。

宗教保守主义的极端主义倾向自不必说,在萨利文看来,新保守派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总是习惯用一种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去看待世界,否认自己的错误,同时又极端地指责别人的错误,因此也是一种极端主义。正是在这两种极端派保守主义的影响下,当前的保守派和共和党违反了作为保守主义最根本的哲学信条,即承认人类的脆弱性,背叛了巴里·戈德华特和唐纳德·里根时期的遗产。

萨利文认为,回归温和的传统保守主义是解决当前保守主义危机的出路。他提出的典范和榜样是法国随笔家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的谦卑和英国哲学家迈克尔·奥克肖特(Michael Oakeshott,1901-1990年)的“相信我们无法确信的东西”(radical acceptance of what we cannot know for sure)。奥克肖特是萨利文心目中的“偶像”,他称赞其为爱德蒙·伯克(Edmund Burke)以来最卓越的保守主义者。

注:共和党、大政府以及汉密尔顿主义的相关情况可参阅2004年第34期《华盛顿观察》周刊所载笔者关于《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一书的介绍;新保守派、犹太知识分子和社会主义运动的相关情况可参阅2006年第14期《华盛顿观察》周刊所载笔者关于《新保守主义革命:犹太知识分子与公共政策的塑造》一书的介绍。



刘见林,《华盛顿观察》2007年第12期,4/4/2007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从小学双语,智力超群
·父母若不接受,同性恋少年问题…
·联邦政府关门谁负责 民意分歧
·美国国务院、五角大楼重要人事调…
·奥巴马会不会赢得“最后一战…
·剪不断理还乱,美国国防预算在…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