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首页  |  时尚生活 >>>   美国风景 | 新书介绍 | 华人华声 | 社会东西 | 记者手记 | 人物访谈
图片
影响越战结局的间谍
 
·美国主管偏“绿”,无知恐…
·普利策奖得主照裁不误
·经济差旅游少,美逾2千家旅馆…
·GE驶进汽车电池市场
·美国股市跌倒底,下半年经济…
·四万亿大干快上令人担忧
日期:2007-05-23   作者:匿名   2007年第18期    点击数:14797
《完美间谍:时代周刊记者和越共间谍范春安难以置信的双重生活》(Perfect Spy: The Incredible Double Life of Pham Xuan An, Time Magazine Reporter & Vietnamese Communist Agent)拉里·伯尔曼(Larry Berman)著,科林斯出版社(Collins)2007年4月24日出版,精装本336页,定价25.95美元。

今年第三期的《华盛顿观察》周刊曾给大家介绍了一部关于越南战争的历史修正主义著作:出自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学(U.S. Marine Corps University)副教授马克·莫亚(Mark Moyar)之手的《被丢弃的胜利:越南战争(1954-1965年)》。这部作品认为,越战并非如后世所想的那样,似乎是命中注定会失败的,而是美国的一系列错误决策造成的--其中最主要的失误之一就是听任反战运动的兴起、壮大,乃至最后肆虐。而在此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的一个人就是曾先后为路透社和《时代》周刊工作过的越南人范春安(Pham Xuan An),此人后来被证实是越共派来影响和操纵美国媒体的间谍。

范春安在当时的南越称得上是个能呼风唤雨的名人,用越战史学家拉里·伯尔曼在为其写的传记《完美间谍》中的话说就是,“他几乎熟识在西贡的每一个人”。被莫亚认为直接影响了民意走向的新闻界名人大卫·霍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和尼尔·希恩(Neil Sheehan),后来成为中情局局长的威廉·柯比(William Colby),富有传奇色彩的爱德华·兰斯代尔上尉(Colonel Edward Lansdale),以及几乎所有南越军政界具有影响的人,都与范春安有过密切的来往。

凭借着他在美国接受的新闻学习和从业经验,优秀的英语,入木三分的卓越分析和推理能力,以及那“三寸不烂之舌”,范春安在这些当时南越的主宰者们中间左右逢源、如鱼得水,成为美国和南越双方都倚重的大红人。伯尔曼在书里透露,范春安根本无需象别的间谍那样耍尽手段、费尽心机地去偷窃情报,各种各样的重要材料常常主动地被送到他的手上,请他润色、指点。

也难怪范春安在越共取得胜利后会被晋升为将军--在越共政权中以间谍事业而成为将军的只有两人。凭借这些丰富的情报,再加上他卓越的分析和推理能力,范春安给越共提供的情报对其军事行动起了重大的作用。尤其是在战争的初期,越共在南越的情报网还不完善的时候,范春安准确而精辟的情报对于越共而言更是绝对不可或缺的一张王牌。伯尔曼在传记里这样描写道:武元甲将军对此甚为高兴,他开玩笑说,“我们现在就像身处美军的指挥室里一般。”

但范春安的作用并不仅仅表现在情报意义上。正如莫亚在《被丢弃的胜利》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范春安作为为《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撰写报道的大卫·霍伯斯坦和尼尔·希恩等美国记者的主要新闻来源,在美国民众对越战的态度变化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要知道,在一个民主国家,民意支持的缺乏,即意味着这个国家的战争意志的丧失--这对一场战争而言往往是最为致命的。

范春安的间谍身份在他活跃在西贡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一直没有被揭穿,一直到越共胜利后对他论功行赏时才大白天下。奇怪的是,根据伯尔曼的这本传记描述,即使在得知了范春安的真实身份后,他往日的那些朋友也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仇恨或埋怨情绪,相反,在此后的日子里他们还和以前一样的“来往”着--这里的“来往”主要是指精神上的,因为他往日的朋友在越战后大多离开了越南,而他也在自己的国家获胜后开始被限制自由行动了。伯尔曼这样写道,“我采访过100名认识范春安的人,99人仍然还喜爱着他,这其中就包括大卫·霍伯斯坦和尼尔·希恩。”

对此,伯尔曼是这样解释的,多年在美国的求学经历和南越自由主义知识圈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使得范春安从骨子里已经自由主义、或者说美国化了,他和他在西贡的朋友圈的交往从本质上是真诚的,他在这个圈子里的生活是真正愉快的--虽然间谍身份可能会不时地给他带来阴影--因此,虽然他仍然因为少年时代形成的民族主义理想而为越共工作,与他的朋友们各为其主,为此甚至还利用他们获取情报,但却并没有影响他和他们之间的私谊。而且范春安曾十分肯定地对伯尔曼说,他没有做过任何出卖美国的事,没有一个美国朋友曾因为他的所作所为而使个人利益受到伤害。

这里所说的民族主义理想指的是范春安少年时代参加反对法国殖民主义的越南独立革命(Viet Minh revolution),他参加革命纯粹是出于爱国精神和民族主义,并非为了金钱或荣誉。后来范春安被越共选中,替他伪造了一份假身份和身世,送到美国加州,在橙县海岸社区学院(Orange Coast College)学习新闻,毕业后他还在《萨克拉门托蜜蜂报》(The Sacramento Bee)工作了一段时间。

据伯尔曼的传记记载,范春安非常怀念在加州的这段时光。范春安和伯尔曼第一次交谈就是因为他听说伯尔曼在加州大学任教。他当时是这样说的,“我曾在那里生活过,我在那里的橙县海岸学院上过大学。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在美国以及后来在西贡生活的几十年自由自在的时光的确让范春安念念不忘,以至于后来在被软禁、限制出国后,在解放后被改称为胡志明市的西贡街头,范春安经常在往日里和他的外国记者和军政界朋友们经常光顾的俱乐部和酒吧里留恋徘徊,打发时光,虽然每次回去后他都得向组织交代自己的一举一动。

范春安向伯尔曼说,虽然他的党组织不得不承认他的功勋,但总是不放心他,因为他们觉得他和他的美国和南越朋友们走得太近了,他们甚至怀疑他是名三重间谍。有趣的是,对于这一点伯尔曼也不敢肯定,因为他也不敢确定范春安是否告诉了他所有的事,他说,我怎么知道自己不是这位卓越的间谍的最后一个利用对象呢?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觉得他的行事风格和生活做派与自己格格不入。

2001年的一天晚上,正是在这样的一个俱乐部里,伯尔曼相识了范春安。在经过了上述的一番对话之后,后者或者觉得重新找到了昔日的感觉,在当晚的交谈之后,仍然觉得意犹未尽,主动约伯尔曼第二天再晤--由此开始了他们之间长达5年多的交往。

伯尔曼当时正在撰写《没有和平就没有荣誉:尼克松、基辛格和越南的出卖》(No Peace, No Honor: Nixon, Kissinger and Betrayal in Viet Nam)一书,能碰上范春安这样一名亲历者让他喜出望外。等完成了该书后,伯尔曼一度提出想为范春安写一部英文传记,但被他委婉地拒绝了,因为他认为公开这些往事会伤害到他的朋友和他们的后代。直到2003年,范春安被查出患了肺气肿,将不久于人世,伯尔曼重提旧事,他才松了口,答应下来。到2005年范春安更是授权伯尔曼作为他的英文版传记的官方作者,但仍然要求在涉及有关当事人时不许采用真名。

患病之后的范春安并没有象医生说的那样,“很快”地辞世,一直到了2006年9月,即《完美间谍》一书出版前一年,才离开这个世界,享年79岁,可谓最为长寿、最为成功的间谍。当然,也得承认,范春安的这种在革命年代异常活跃,待到革命成功后却郁郁寡欢的经历却并不为其独有,而是许多经历过革命的知识分子所共有的一种心路历程。



刘见林,《华盛顿观察》2007年第18期,5/23/2007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胡奥会,高瞻远瞩30年还是公关“…
·星巴克换商标 消费者不喜欢
·不再买“空中楼阁”,美“天…
·美国申请失业补助人数上升
·美国所有职业,软件工程师最火…
·美大学25同性恋校长主动“出…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