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首页  |  时尚生活 >>>   美国风景 | 新书介绍 | 华人华声 | 社会东西 | 记者手记 | 人物访谈
图片
步入富足年代之后的文化思考
 
·美国主管偏“绿”,无知恐…
·普利策奖得主照裁不误
·经济差旅游少,美逾2千家旅馆…
·GE驶进汽车电池市场
·美国股市跌倒底,下半年经济…
·四万亿大干快上令人担忧
日期:2007-06-27   作者:匿名   2007年第23期    点击数:18018
《富足时代:繁荣是改变如何美国政治和文化的》(The Age of Abundance: How Prosperity Transformed America's Politics and Culture)布林克·林赛(Brink Lindsey)著,科林斯出版社(Collins)2007年5月8日出版,精装本400页,定价26.95美元。

一直到1950年代,食物、住房和工作等生存问题都是政治事务的首要问题。可以说,正是这些问题主导了那时政治的走向。世界两大最主要的意识形态,自由主义(或者说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主要就是围绕着对这些生存问题的不同解决方法而展开争论和对抗的:自由主义主张在私人企业、个人主义、市场经济和多党政治的基础上,形成一个自由竞争的格局,从而带动社会实现富裕,其哲学根基是对人性的怀疑,而以法律和制度约束之;社会主义则坚持认为,自由主义的私有制本性决定了它的剥削性和侵略性,因而是不可能为人类带来共同富裕的,只有公有制、计划经济和社会主义政党的专政才有可能实现社会的大同,其哲学根基是对人性的肯定,即使是罪恶的资本家,也可以通过专政和改造成为同志。

两大意识形态的交锋从未停止过,虽然两者之间的力量似乎完全不对等:自由主义经过了启蒙运动之后、从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以来就一直是思想和实践的主流,而社会主义则长期停留在作为一种思想运动的阶段,直到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十月革命诞生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为止。从那以后,两大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进入高潮,甚至达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难以计数的经典文学著作中对工业革命以来以工人为首的社会底层所遭受的迫害和剥削的描写,让每个具有同情心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生出对自由主义的痛恨和绝望,对社会主义产生同情和期望。正是在这种情绪的主导下,许多左翼的自由主义者开始严厉地批判自己的国家和制度,赞颂社会主义国家,以能赴红色苏联一行为荣。他们中有英国的罗素,法国的罗曼·罗兰和安德烈·纪德,以及中国的鲁迅等等众多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人。

在这样一种大气候下,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会对布林克·林赛在《富足时代:繁荣是改变如何美国政治和文化的》一书开篇首章中描写的一幕生出和苏联人一样的反应:一个生活在自由主义国家处于被剥削、被压迫地位的普通工人怎么可能过着那么豪华的生活呢?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1959年,美国在莫斯科举办了一场国家博览会(American National Exhibition)。为展示普通美国人生活水平之高,美国精心布置,展馆里到处是现代化、自动化的家用电器和娱乐休闲设备。在7月24日的开幕式上,当时作为艾森豪威尔的副总统的尼克松带领担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一职的赫鲁晓夫参观博览会。当来到一个设备齐全的样板--美式别墅的厨房展台时,两人之间发生了一场有关自由主义经济体制和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孰优孰劣的争论,史称“厨房辩论”。

尼克松表示,在美国,一个普通蓝领工人都能拥有展览的这么多东西:能够容纳两辆车的车库、适合在所有地形条件下驾驶的汽车、大屏幕的豪华电视、各种各样的玩具和小摆设,以及储存所有这些东西的充足空间等等,为此需要付出的每月大约100多美元的月供,对一个普通蓝领工人来说,完全能够承受。苏联人对此表示怀疑,他们认为这样一座房子对美国家庭的代表性还赶不上泰姬陵对17世纪的印度建筑所具有的代表性。赫鲁晓夫还谴责拥有多种牌子的洗碗机是一种浪费。尼克松回答说,人们喜欢进行选择,而美国的自由主义模式被证明是能够为他们提供尽量丰富的选择的。

与东西方冷战时期的其它一系列重大事件相比,上述这一幕似乎显得微不足道。但以“后见之明”来审视,则显然意味深长,具有某种历史启示意义:在引领人民实现富裕这一根本性目标的较量中,社会主义实际上已经输给了自由主义(这里所说的输,不仅指当时美国的物质生活水平远胜于苏联,更指两种制度对人民的福祉的重视程度),虽然当时的大多数人都还没看到这一点--要再过将近30年,红色苏联彻底解体,中、东欧相继发生剧变之后,这一点才真正大白于天下。

我们知道,在进入全球化时代的今天,除了少数几个国家以外,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已经或正在走上基于这里所说的自由主义的道路。从这个意义上说,林赛在《富足时代》一书里所描述的经验,不仅仅对美国这样的已经实现富足时代的国家而言有价值,对于其它的正在实现或者将要实现富足时代的国家而言,亦具有借鉴意义。

在林赛看来,1950年代开始的富足时代重塑了美国的政治和文化,此前,食物、住房和工作等生存问题是政治的首要议题,而在这之后,则开始被精神和价值问题--寻求生活的意义和自我表达,同时渴望心灵的稳定,渴望回归传统价值体系;或者说富裕之后的人类如何实现心灵的充实问题--所取代,美国自1960年以来的政治和文化变革便主要就是由它所主导的。

林赛在书里指出,此前的美国,推动力来自赞美勤奋工作、反对自我放纵的新教主义伦理,这种伦理认为,将工资用于投资的人既赢得了尊重也赚取了利润,而将工资浪费在威士忌和扑克牌上的人则将一无所获;但是,富足改变了这一切,那些“婴儿潮”时代出生的人从不知道什么是匮乏,并且因此对匮乏毫不畏惧,他们对父母的禁欲和自制不屑一顾,他们敢于反抗一切形式的权威并尝试一切形式的娱乐。

但是富足之后的美国人并没有感到更幸福,以及心灵的安定,于是他们开始探索。正是这种探索,催生了至今仍然主宰着美国政治的两场文化运动:1960年代的反文化运动和1980年代的保守主义运动。反文化的左派分子渴望探寻新的自由,提倡民权、女权运动、环境保护主义、性、毒品和摇滚乐,而在一定程度上作为对反文化左派分子无节制行为的反动,社会保守主义开始复兴。

当嬉皮士们在旧金山庆祝“爱的夏日”(Summer of Love)时,福音派牧师奥勒尔·罗伯特(Oral Roberts)正在俄克拉何马州成立他的大学,以宣扬保守主义,与左派的放荡思想做斗争。这两大文化运动直接导致了今日所谓的两个美国,即“蓝色美国”和“红色美国”的分裂现状。

问题在于,在林赛看来,这两大文化运动都没有认清问题的实质,实际上,他们的理念都是自相矛盾的:反文化的左派分子将真正的自由和危险的过分行为结合在一起,而传统的右派分子将极端保守主义与保留婚姻等宝贵制度的愿望混在一起;左派分子攻击资本主义却又为其成果感到欣喜,右派分子赞扬资本主义却又对其释放出的活力加以指责。因此,林赛认为,这两种偏激的文化运动所主张的理念都是不理性的,都是不切合实际的、无效的、无关紧要的(irrelevant),他们都没有了解、更不能代表美国真正的“沉默的大多数”。

那么,切实可行(relevant)的解决之道是什么呢,或者说,真正的“沉默的大多数”是怎么想的呢?身为信奉自由至上主义(libertarianism,也有译作自由意志论、右派自由主义、古典自由主义或新自由主义)的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副所长的林赛认为,是自由至上主义,即折中两大文化运动的理念,在经济上认可自由主义,同时在社会问题上也同样持自由主义的立场和主张。

林赛指出,持这种观点的人是处于所谓“蓝色美国”和“红色美国”之间的“浅紫色中间派”(purplish centrism),他们才是美国真正的“沉默的大多数”,因为大多数美国人已经从1960年代中吸取教训,他们现在接受这种观点,即人们应该对自己希望如何生活做出自己的选择,只要他们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他们认为西方的自由主义及其成果大体上都是好的,因此值得珍惜和发扬。林赛的结论是,美国已进入自由至上主义时代,却一直无人认识到这一点,而仍然痛苦地执着于蓝红之争,这是当前美国两极化政治的失败之处。



刘见林,《华盛顿观察》2007年第23期,6/27/2007
暂无附件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从小学双语,智力超群
·父母若不接受,同性恋少年问题…
·联邦政府关门谁负责 民意分歧
·美国国务院、五角大楼重要人事调…
·奥巴马会不会赢得“最后一战…
·剪不断理还乱,美国国防预算在…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