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首页  |  时尚生活 >>>   美国风景 | 新书介绍 | 华人华声 | 社会东西 | 记者手记 | 人物访谈
图片
人物访谈:“我是属于过去的中国人...”--作家余华访谈录
 
·美国主管偏“绿”,无知恐…
·普利策奖得主照裁不误
·经济差旅游少,美逾2千家旅馆…
·GE驶进汽车电池市场
·美国股市跌倒底,下半年经济…
·四万亿大干快上令人担忧
日期:2003-12-10   作者:匿名   2003年第46期    点击数:4922
在一个细雨纷飞的夜晚,余华在加州伯克利的柯狄斯(Codys)书店朗读了《许三观卖血记》一书中的两段文字,一段是许三观求爱的过程,余华说,“因为这是一个中国式的爱情故事”。另一段是关于六十年代大饥荒的一个场景,朗读这一段文字是应《许》书英译本的作者安德鲁的特别要求。

“《许三观卖血记》是一个中国人生活和工作的故事。”余华说,“生活是贫穷的,但许三观的生活很有乐趣。他是一个工人,但是最重要的工作是卖血。每当家庭有困难的时候,他就要卖血。” 余华在美国已经辗转一个多月,进行巡回演讲,任务之一是向美国读者介绍著名的出版商兰登书屋出版的《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的英译本。他先是在爱荷华大学参加国际写作计划,会在加州伯克利大学旅居到2004年二、三月份。

“你就在经历,不是在写...”

有人怀疑余华太年轻,不会记得饥荒。他说,每个人都有饥饿的感觉,夸大了就是饥荒。余华说他经历过的童年,经常吃得不够穿得不暖。后来听到父母说到那个时代的故事。去年九月当余华在德国柏林,他听到两个教授说他们在北大的故事。他们在饥荒时期在北大留学,丈夫提前半年回国,收到妻子的信说“我在北京不能住下去,中国学生把学校的树叶都吃光了”。余华说,“这现在听起来是一个笑话。当时是非常重要的。写作就是表达那个时代,你就在经历,不是在写。”

余华的父母是医生,家附近是医院,人们会在那里卖血。余华说,“这是我童年时的印象,成年后才发现全中国到处都在卖血。写了这样一个故事。这个题材每天都在发生,每个人都知道。作家经常在面对的不是找不到题材,而是是否关心在他生活中发生的事情。起码我是第一个(作家)在中国写卖血的故事。”

“写作和生活是一样的...”

对于如何才能写出一些读者所称的“凄凉中的幽默”,余华说他是写着写着会笑一下。他说,“技巧就是不断写,这听着像废话,却是真理。有人问你生活是什么,你只能告诉他继续生活下去。写作和生活是一样的。”

余华说作家的责任是写故事,当他写作时他起到人的作用。人的责任带来政治性和社会性。这种东西会在他作品中无处不在,但作家不会表达政治。

提到《许》书,余华说这本书在大陆很受欢迎,教授也说这本书的好话。普通读者也说喜欢这本书。他笑言说,“中国政府对我的书不了解,因为中国政府官员不会读书。现在我知道为什么美国如此自由,因为在官员不读书方面,美国和中国一样。”

余华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已经有人买下了《许》书电影版权。

“我是属于过去的中国人”

在回答《华盛顿观察》周刊“为什么余华执迷于描写60年代的中国人”的问题时,余华说,“我是属于过去的中国人。我是在专制时代长大的,那个时代也很封建。所以看现在的中国人不像中国人。我是有偏见的,因为我经历了两个绝然不同的时代。童年少年我是在空前压抑的时代生活过来的,象欧洲中世纪的气氛。而我后来十多年,中国和美国没什么差别。差别只是这边讲英语,那边讲中文。其他都差不多。我生活了两个不同的时代,我更容易理解过去的时代,我比较难理解现在的时代,主要是现在的时代变化太快了。”

关于苏童

余华称苏童是一个很好的作家,也是他一个很好的朋友。他说他很尊重也很喜爱他的作品,因为苏童的作品表达了中国传统微妙的情感。如果说到余华同苏童作品的区别,余华说苏童的写作态度比较温和,“他的表达是温和中体现出来力量”。“至于差别,”余华笑着说,“我有时候也是比较温和的。”

小说《活着》和电影“活着”为什么“活法”不同?

《活着》这篇小说在《收获》1992年第六期发表。和张艺谋合作是偶然。张艺谋最初来找我,是讨论将我的《河边的错误》改成侦探电影,但是讨论不下去。谈着谈着,他问我还有什么新作,我就将《收获》给我的《活著》清样给了他。他拿去看,是第一个读者。第二天他告诉我说他昨晚将《活着》一口气读完了,激动得失眠。张艺谋一天睡两个小时,失眠不失眠对他没什么意义。和他说《活着》,他依然神采飞扬。那时我对张艺谋很佩服,这样拍下来,他说共产党肯定不会通过。那样一改,你就会通过。那时我真是佩服他,他能把共产党的心摸得那么透真是了不起。结果拍出来,还是没有通过。

在十一月底纽约彼岸文化协会的演讲中,余华谈到小说《活着》说,“我是哭着将这部小说写完的,后来出版社送來校样,我也是哭着读完。后来有很多次当众朗读,读一遍要哭一遍。福貴越来越成为我自己生命中的一个好朋友。电影中福贵的儿子有庆是被墙壁压倒而死,而小说中有庆是抽血抽死的。我自己写到这里真是热泪橫流!后来我要在德国出席朗诵會,要求我用中文朗誦,德文版的翻译用德文朗誦,我对他說,朗诵哪一段,你挑吧,挑好了告诉我就行。而他挑的正是有庆死这一段。我朗诵中文时哭了,他朗诵德文时也哭了,听朗诵的大学校长也哭了。”

余华说,“在作品中我写福贵将儿子埋在小路边,必须要从福贵的眼里对这条路有一个描写。这条小路正是有庆经常跑步的那条路——他因为要在课余打羊草赶着上学,总是跑步,所以练得长跑跑得了第一名,才第一个跑到医院,被抽血抽死。可想而知福贵在这里的心情了。怎么描写这条路才准确呢?我最后写道:“月光照在路上,好像洒满了盐。”

余华著作英译本的作者安德鲁.琼斯谈余华

在加州伯克利大学东亚系担任副教授的安德鲁.琼斯(Andrew Jones)是余华的两部作品英译本的翻译作者。谈到为什么选中余华的作品进行翻译,琼斯教授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我最初对他写小说之前所写的短篇故事感兴趣。我认为他的小说同别的中国作家的小说非常不同,非常有挑衅力,极端的暴力,气势宏大,经常违背写作的传统。”

琼斯教授说他非常喜欢音乐,对音乐和声音很敏感。“这是我发现余华的小说很有吸引力的另一个原因,因为他的文字流畅、很有音乐性,”琼斯说余华的文字同他个人翻译的风格很契合。“我在翻译他的作品时没有感到有什么特别的困难。我尽力追求捕捉他文字中的韵律,让英文读者感受他中文直接流畅的风格。大概翻译《许三观卖血记》最困难的地方是怎么将极为口语化的中文翻成让人读着顺口的英文。”

琼斯教授说他早先还翻译过莫言的一个短篇和张承志的一篇散文。他正在翻译张爱玲的散文集《流言》,英文名字为Written on Water,将由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

“现在在写一个长篇”

余华说他现在在写一个长篇,还没有写完,很难介绍。“一部可以说清楚的小说是不值得写的,直到写完了作家才知道写了什么,”他说。



陈雅莉,《华盛顿观察》2003年第46期,12/10/2003
暂无附件
  ◇ 网友 :匿名
陈雅莉,《华盛顿观察》2003年第46期,12/10/2003

 

邮 箱 :

密 码 :

内 容 :

验证码 :   看不清,点击更换验证码
 
 
·世界十大非同寻常旅馆
·财政体制改革的背后是政治体制…
·奥巴马度过47岁生日 希望能赢摇…
·行政干预仍旧是未来货币调控的…
·垄断和管制削弱人民币升值…
·有理由对货币政策前景持乐观…
·建设服务型政府要先向香港学习
·越南正经济动荡 中国应引以为…
·下一代竞争力堪忧,美国中小…
·美国人圣诞节最开心,经济左右…
·奥巴马治下,美国族裔关系仍旧…
·美图森枪击案,民进共退
·胡奥会,高瞻远瞩30年还是公关“…
·星巴克换商标 消费者不喜欢
·不再买“空中楼阁”,美“天…
·美国申请失业补助人数上升
·美国所有职业,软件工程师最火…
·美大学25同性恋校长主动“出…
 
| 免费订阅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合作广告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Copyright © 2006 WWW.WashingtonObserv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华盛顿观察技术部门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 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华盛顿观察》 国际新闻社版权所有。